雅典娜和阿瑞斯都是战争之神,谁厉害?

纵横百科 3 0

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着非常久远的历史,而在这些历史当中生活过的人们,也创造出了独属于自己的文化,神话传说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古希腊神话一直也是很多人研究的对象,古希腊神话不同于中国神话,有一个由神组成的家庭,而且神都是固定的,数量和身份都是不变的。而在其中有雅典娜和阿瑞斯,他们两个都是好战之神,那么他们中间究竟谁会更厉害一些呢?

在西方,长久以来,阿瑞斯就是战争之狂暴和混乱向面的化身,而雅典娜则体现了有组织的战争。J.罗斯金(1819一1900)在19世纪说阿瑞斯是“野蛮的肌肉力量”,而雅典娜则象征了“敏捷的穿越纯净的空气的年轻生命之力量”,这种比喻明显反映出人们对两位战争之神的不同态度。分析这两个神之间的差异可以读出希腊人的战争理念,阿瑞斯被认为代表了战士应该避免的那类狂暴行为,而雅典娜则象征了战士们应该从事的战争。阿瑞斯标志着想要与神竞争的战士的傲慢,雅典娜则是激发力量与勇气的女神。

1.如有必要,雅典娜也有能力施加无比的野蛮和混乱

然而为了激发力量与勇气,雅典娜也会以让人想起阿瑞斯的方式行事。从她挥舞着她的武器发出战争呐喊的出生起,她就是已个尚武者。在众神与巨人之战中,她表现了她的凶狠,甚至剥了帕拉斯的皮,并且正如我们看到的,以他的皮做了埃癸斯。

在《伊利亚特》第五卷中雅典娜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来帮助她所喜爱的英雄,激发出狄俄墨得斯无与伦比的力量与勇气,使他在战斗中出尽风头。当他“在平原上横冲直撞,像一条冬日里的泛滥的河流”,他一度表现了受到雅典娜激发的难以自控的愤怒,以至于不管是希腊人或特洛伊人,都对他感到恐惧,因为他们发现他似乎并不清楚到底站在哪一方。直到他遇到站在特洛伊一边作战的格劳科斯,才暂时收敛起不可遏制的凶暴,因为他们的祖先曾是好友。这与史诗中的其他的战斗场景犹如天壤之别,在后者的情境中战士们总是十分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他们的对手。

在雅典娜的帮助下,另一个她所喜爱的英雄,阿喀琉斯,其表现也不同于通常的英雄行为。当时她给他装备了埃癸斯,在他的头顶放置了一片金黄的云彩,从中燃烧起一片火焰。然后他发出战争的呐喊,而她则把自己的呐喊加入其中,结果是无与伦比的,引起了“无法言喻的恐慌”,使得特洛伊的勇士们互相误伤,葬身于自己的战车和枪矛,在《伊利亚特》中这种情况是唯一的一次。

雅典娜有能力激发如此异乎寻常的战士行为,所展现的正是她同阿瑞斯的相似之处。这显示出如有必要,雅典娜也有能力施加无比的野蛮和混乱。

2.雅典娜能够使自己远离战争和暴力,这一点阿瑞斯无法做到

在阿喀琉斯的盾牌上,描绘了在雅典娜和阿瑞斯的带领下,城市被围的防御者们鱼贯出城。“每个神都是黄金铸造,身着金甲,全副武装,显得俊美高大”。两首献给雅典娜的《荷马颂歌》中较短的那一首概括了他们的关系,它说雅典娜是“可怕的”,“她同阿瑞斯一起从事战争,洗劫城市,呐喊,作战”。

虽然有着这些能证明的共同之处,但是传统上西方文化总是在强调这两位战神的差别,从中可以看到古希腊人乃至今日西方对于战争的价值观,看到他们对于战争的各个向面的态度。荷马史诗中的英雄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被描绘为象阿瑞斯那样作战,言说的正是战争的残忍和凶暴。可是当谈到雅典娜与战场上幸存下来的战士的关系的时候,呈现的是亲密关系,他们由“帕拉斯·雅典娜牵手引领,挡开横飞的矢石和枪矛”,人们不能想象阿瑞斯也会以此方式行事。此外,雅典娜能够使自己远离战争和暴力,这一点也是阿瑞斯无法做到的。

《伊利亚特》第五章提到,为了作战她把自己武装起来。她脱下一直穿着的自作的裙子,换上甲胃,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可怕的埃癸斯,上面描绘着人格化的抽象概念:象征“恐惧”的“福波斯”,象征“纠纷”的“厄里斯”,象征“力量”的“阿尔克”,象征“追赶”的“伊俄刻”。尤其是可怕的怪物戈耳工的头像,更是令人不寒而栗。这些抽象观念成了人们对她的想象的一部分,但是这些属性也是可以与雅典娜分离的,只要她脱下她的埃癸斯。

同时,阿瑞斯却同这样形象中的一些有着本质的联系,人们无法从阿瑞斯身上抽掉这些属性。福波斯和厄里斯甚至是他的亲戚,前者是他的儿子,后者是他的姐妹,他们总是在战场上伴随着阿瑞斯,以增加战场的痛苦为能事。

3.雅典娜的力量来自于武器装备

对于雅典娜而言,正是有着魔力的武器甲胃,连同她的疯狂的呐喊和燃烧的眼睛,使得她成为了战争之神,并且她既可以使用也可以约束她的能力。与此同时,阿瑞斯却必须完全地等同于战争力量的可怕向面。

传统上归于赫西俄德名下的《赫拉克勒斯之盾》中对这两个神作了典型的描述,诗人说“那是战俘的主人可怕的阿瑞斯本人。在他的手中,他拿着一支长矛,他正大声吃喝着他的步兵战士,而他而染全身。”又说“那是宙斯的女儿雅典娜,驱赶着战俘的特里革托尼亚。她看上去似乎为作战而武装了自己,因为她手里拿着一支矛和一个黄金头盔,而埃癸斯佩在肩头”。这里诗人以比较的笔触描绘了这两个神,说阿瑞斯是“战俘的主人”,而雅典娜“驱赶着战俘”,两者被给与了类似的描绘。但又强调阿瑞斯“血染全身”,因为阿瑞斯酷爱毁灭,故而嗜好浴血。而描绘雅典娜则侧重于武器与装备,因为雅典娜则表现了战争的艺术性。

与阿瑞斯不同,雅典娜是具有“墨提斯”的神,她的力量来自于武器装备,必然会披挂而后战。同时她不好逞蛮勇,在战争中更多表现为起着谋划和领导的作用。

从这些比较可以发现,虽同为战神,但阿瑞斯仅仅是战争之狂暴混乱的人格化,“毁灭”是他身不由己的事业,只有战争的残酷无情才能令他满足。

而雅典娜虽然也是尚武的,但是她远不止如此。作为战争之神,雅典娜代表了希腊人的战争理念,战士应该兼具力量与勇气,装备齐全,战争要具有组织性、艺术性。

通过对这几个案例的比较研究,终于呈现出了多面女神雅典娜的一些重要的意象。她有着许多的职能领域,包括航海、马术、工艺和战争。在这些职能的背后,都有着雅典娜的“墨提斯”,这是她的本质的向面。雅典娜正是利用“墨提斯”,把自然状态的、危险的和原始的事物转变成对人类有利。她的职能横跨了万神殿中许多神的专属领域,总是表现为一个技术和创新的力量,促进了创造和秩序。在诸神共同组成的网络结构中,雅典娜只是其中的一股线绳和一个结节,关联着多个主神,只有在与诸神的有机联系中她才能充分发挥作用。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