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贤当初在朝中能够呼风唤雨的 崇祯刚登基为何就击败魏忠贤

纵横百科 5 0

  对魏忠贤在明朝呼风唤雨,为何会被刚刚登基的崇祯击败?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按照一般的说法,明朝的天启皇帝是一个只知道做木匠活儿、不爱打理朝政的昏君。而魏忠贤是一位欺君罔上的“阉患”,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操纵朝政,只手遮天,是把明朝推入深渊的罪魁祸首。但是,他最后却被刚刚登上皇位的崇祯皇帝一击而倒,失去了一切。这确实很不可思议,也不合常理,里面的蹊跷很多,我们来一一解释:

  魏忠贤到底有什么成色

  翻开史书,可以看到对魏忠贤的详细记载:他是个穷苦潦倒的赌徒,原本有家庭有女儿,却都被自己被败掉了。走投无路之下,他只能“挥刀自宫”,了断了自己的子孙线。他从没受过什么教育,但是却颇有些小聪明,因此在入宫之后,他先后在天启皇帝母亲王才人身边和光宗皇帝宠妃李选侍身边当差。这一时期,他认识了还是孩子的天启皇帝,也和天启皇帝的奶妈客氏结成了同盟。

  由于天启皇帝登基后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木匠游戏中,对朝政毫不感兴趣,所以魏忠贤逐渐成为了皇帝和外朝沟通的唯一桥梁。不管是什么消息,都是魏忠贤亲自向皇帝汇报的。也因此,他有了搞小动作的机会,拿捏汇报的内容和时机,诱导皇帝按照自己的意思办事。比如他经常在皇帝木匠活儿干得正起劲是去奏报,皇帝不耐烦,就会甩出一句“你看着办吧。”靠着这种方法,魏忠贤在朝廷培植党羽,打击异己,十分嚣张。

  但是要说明的是,魏忠贤虽然看似垄断了朝政,甚至有些人说他控制了皇帝,但是真的遇到大事,却能看出魏忠贤其实并没那么厉害。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关于孙承宗和魏忠贤的关系问题。

  孙承宗是天启皇帝的老师,也是东林党人的朋友。后来辽东战事吃紧,天启皇帝就加封孙承宗为兵部尚书,总体负责辽东事务。熊廷弼失败后,孙承宗更是直接前往辽东坐镇,将不可一世的后金军收拾得服服帖帖。

  眼看孙承宗一步步蹿红,魏忠贤决定拉拢他,于是多次派自己的亲信带着大笔金钱去面见孙承宗。可是孙承宗不待见魏忠贤,总是以各种理由不与使者见面。结果魏忠贤几次派使者,撒了大把的金钱,却没有任何效果。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东林党的大部分骨干都被驱逐出朝廷。而孙承宗却在此时宣布要带兵回京朝贺,结果魏忠贤以为孙承宗是冲着自己来的,要行“清君侧”,害怕了很长时间。

  能看出,孙承宗绝对不是魏忠贤的人。可是他却能在天启朝硬顶着魏忠贤往前走,这既说明了孙承宗能力超群,也能反映出一个问题——魏忠贤,远远没到只手遮天的地步,他对朝政的控制,实际上是被限定在了一个范围内。至于控制皇帝,那更是无稽之谈。

  天启皇帝的能力

  《明史》中,天启皇帝是一个只知道做木匠活儿的昏君,宠信魏忠贤和客氏,任由他们在朝中胡闹。而且因为从小没受过系统的教育,天启皇帝识字有限,如同文盲。后来魏忠贤党羽做《东林点将录》,把东林党官员按照水浒一百零八将来排列。魏忠贤上报皇帝,皇帝竟然不知道水浒为何物,实在让人大跌眼镜。

  然而,真实历史上的天启皇帝,很可能完全是另外一番风貌。

  首先按照常理来分析。既然孙承宗是皇帝的老师,那么就说明,天启皇帝至少不是一个文盲。虽说按照记载,孙承宗讲课浅显易懂,易于让人接受。但毕竟他是教书的,工作就是让皇帝读书习字。而且从后来天启皇帝对他的宠信和信任可以看出,孙承宗和天启皇帝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那么长时间师从一个实干之才,天启皇帝又怎么可能是一个连《水浒》都不知道的“睁眼瞎”呢?

  而且,如果按照《明实录》的记载来看,天启皇帝也绝对不是文盲。其中,首相叶向高曾经和皇帝有一次对话被记载了下来:“我皇上聪明天纵,朝讲时临,真可谓勤政好学之主矣.......尝见皇上发拟本章,每多传谕,以此仰窥圣心留神庶政.......皇上尤于燕闲游豫之时,览观经史,深戒怠荒,此宗社苍生之大幸也。”

  天启皇帝非但不是昏君,反而是一个头脑清醒的明君。据《明熹宗实录卷七十八》记载,天启六年十一月,袁崇焕上疏,希望在辽东进行屯田,并且声称:“由此行之,奴子不降,必为臣成擒矣。”这之后,袁崇焕还特意拍了下魏忠贤的马屁:“况厂臣魏忠贤与阁部诸臣,俱一时稷契夔龙之选,臣所遇非偶,故敢卜事之必成。”

  然而,天启皇帝一看,就明白此事进行中的弊端,于是眼光毒辣的指出了一系列问题:“向以防守方殷,故着从容议行。但向后作何给授,使军民不相妨?作何分拨,使农战不偏废?作何演练,使农隙皆兵?作何更番,使营伍皆农?作何疆理,足以限戎马?作何收保,不致资盗粮?一切事宜,该抚悉心区处具奏。这本内说,奴子不降,必定成擒,诸臣诸不乐闻。以朕计之,奴未必降,降不足信也;战必能胜,胜无轻谈也。蹈实而做,需时而动。正也,奇在其中矣。该抚饶为之,亦善为之”

  言下之意,是问了一些袁崇焕屯田中的具体问题:如何区分屯田的军民?如果调配资源,让农战不被偏废?如何做到在农闲时操练军队?如何供给马匹?如何收取粮食,不被强盗抢走?并且在其后也坦言了自己对屯田的不看好,并且警告袁崇焕不要轻言胜败。从这个批复中,可以看出天启皇帝不仅不是昏君,相反是一个非常睿智的君主。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天启皇帝既不是文盲也不是昏君,而且还比较勤政,那么魏忠贤又如何能做到控制皇帝呢?显然史书中太高抬他了。魏忠贤充其量不过是皇帝手中的一把刀,他要杀人,要清除政治势力,很可能都是在皇帝的授意下进行的。所谓的“九千岁”魏忠贤,不但没有控制过皇帝,相反是被皇帝所控制的。

  大明朝的中央集权和崇祯皇帝的办法

  明朝是一个高度中央集权的朝代。从朱元璋废除宰相制度开始,皇帝就集军政大权于一身,成了这个国家的绝对权威。终大明一朝,皇权基本上没有受到过任何挑战(明朝万历年间张居正专权是特例)。这也使得明朝的太监听起来特别狠,但是只要皇帝想杀,专权的太监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比如说明武宗正德皇帝时代的刘瑾,便是最好的例子。

  但是,除了刘瑾涉嫌谋反之外,明朝的其他大太监基本上都能凑合活着,即使失宠了,皇帝也未必会对他们痛下杀手。这主要是因为,当时明朝的党争还不是特别剧烈,大家之间并没有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

  不过到了崇祯皇帝这里,情况又发生了变化。崇祯帝小的时候是由东李选侍抚养的,二人感情很深。但是东李选侍和魏忠贤的主人西李选侍关系不好,因此魏忠贤和客氏都曾陷害过从东李选侍,甚至东李选侍就是因为这个而死的。所以,魏忠贤和崇祯皇帝有直接的血仇。而且从崇祯帝后来的用人脉络来看,他是个不折不扣的东林党人。这并不能说明崇祯有什么问题,当时的东林党还不像周延儒、温体仁时代那样不堪。而魏忠贤,则是阉党的首领,和东林党天生的势不两立。双方之间,已经出现了你死我活的斗争态势。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变得合情合理了:天启皇帝病重时,未来的崇祯皇帝朱由检进宫侍奉,为了害怕不同派系的魏忠贤谋害自己,自带干粮清水。这等于是明确告诉魏忠贤,我对你不信任。魏忠贤慌了,找到锦衣卫都督田而耕和兵部尚书崔呈秀,想要发动一场政变。但是明朝皇帝权威隆重,田而耕和崔呈秀不敢应承,此事只能做罢。

  崇祯登基之后,魏忠贤为了继续给皇帝当马前卒,弄了四名美女过去。结果崇祯心思细密,发现了美女衣服上的迷魂香,对魏忠贤印象更差。不过此时,阉党的势力还很大,而崇祯皇帝自己的势力又太小,不能不考虑对魏忠贤使用缓兵之计。他一方面不许魏忠贤辞职,让他继续当东厂的总管太监;另一方面,从客氏开始,逐步剪出魏忠贤的羽翼。对于那些并不忠诚的阉党大臣,崇祯采用了拉拢的办法,让其变成自己的马前卒。等到时机成熟后,再授意大臣发起对魏忠贤的弹劾。而魏忠贤完全不具备和皇帝抗衡的能力,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深渊。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