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张昭是什么人?他的一生是什么样的?

纵横百科 8 0

  张昭字子布,彭城人,三国时期吴国重臣。每当一提起这个,那么小编就不得不给大家详细的说一下了

  说到三国的文臣名士,大多数人必定会首先想到蜀汉的诸葛亮、庞统、法正,或是曹魏的郭嘉、荀彧、程昱、贾诩,还有东吴的鲁肃、诸葛瑾,这些“大咖”在后世之人眼中几乎都成了横行乱世的“智慧化身”,特别是有了《三国演义》的加持和推广之后,这些人物的鲜活面目更是在人们心中被刻画得入木三分。

  而实际在三国之中,大家或许都忽视了一位顶级文臣,《三国演义》更是对其进行了毫不客气的“丑化”。在史实记载中,其人治国理政之能竟不亚于诸葛亮,其文思辩才也未必输于孔明,也曾是一代托孤重臣,三国鼎立中的擎天一柱。


  只是他和诸葛丞相的最大区别是,他在自己“主公”面前居然极不讨喜,最后竟无缘百官之首、丞相之位,让自己终生抱憾,因此在各种头衔和光环加持下的诸葛亮面前,他却貌似被远远地甩开了十几条大街。

  如此深蕴大才,却被“憋屈”千年的三国名士究竟是何人呢?今天小编就来为看官们细述其人之生平。这位先生姓张,名昭,字子布,彭城人,也就是如今的江苏徐州,他从小好学,博览群书,二十岁不到就被地方上推举为孝廉,相当于朝廷的储备干部,类似于明清时的举人,然而他竟然高傲地拒绝了。平时他只喜欢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谈论天下大事,当地的才子士人们都称赞他的风雅和才气。

  后来与刘备关系良好的徐州刺史陶谦想要让他做茂才,这个“茂才”实际就是秀才,由于东汉开国世祖光武皇帝名叫刘秀,为避其名讳便改成了“茂才”。张昭收到陶府君的聘书,冷笑不止,连回复都懒得回复。陶谦认为张昭太过轻视自己,于是大怒之下,立马派兵将张昭捉住关押到了牢狱之中。

  幸得张昭的好朋友琅琊郡名士赵昱跑到陶谦那百般哀求,甚至以身作保,才将张昭救了出来。东汉末年天下大乱,徐州的百姓、士大夫很多人为避战祸都南下扬州,张昭也在这个时候,南渡长江来到了江东地界。

  三国时有“北奉先,南伯符”之称的“小霸王”孙策恰巧在江东一带举兵创业(当时论武艺之高下,恐怕也只有孙伯符能力压吕奉先一筹也),得闻张昭的贤名,立马将他收入麾下,任命为了长史、抚军中郎将,并亲自到张昭家中拜见他的母亲,对他的待遇和多年老部下并驾比肩,文官武将之事都委任给了张昭负责。

  而张昭也是当仁不让,可是北方中原的士大夫写信来问侯孙策,书信中却充满了对“张长史”的溢美之辞,搞得张昭尴尬不已,竟不敢向东吴的百官诸将们宣读这些友好祝贺,生怕人家会说他张昭在江东“反客为主”,可不公布这些书信,又不能充分展现东吴的“外交”软实力,而提振江东士气,因此他进退维谷,忐忑不安。

  一向豪气万千的孙策听闻之后,大笑着对张昭说道:“春秋时管仲做齐国的丞相,辅佐齐桓公,无论是国中还是外邦,天下人只知有仲父管相国,而不知齐国有君上齐桓公姜小白,可姜小白却一点也没有不开心,齐国因此成为天下最强的霸主。如今张子布贤名远播大江南北,寡人能得此人而重用之,他所获得的功名盛誉,难道不都属于我江东和寡人的吗?”张昭听闻孙策如此说道,这才宽心当众宣读那些炙手可热的外交信函。

  后来孙策遇刺身负重伤,临终之际将继任者亲弟孙权托付给张昭,《三国演义》中则有“内事不决问张昭,外事不决问周郎”的孙策遗言。张昭受命之后,率东吴百官群僚坚定不移地辅佐在孙权左右,使得当时在江东立足未稳的东吴孙氏集团内部团结一致,没有发生丝毫动荡。

  孙权则由于害怕自己威望不足,不敢立马接过东吴的权柄,而是托词说自己因丧兄之痛暂时不能打理政事,竟躲在幕后静观百官诸将的态度,张昭这时候就着急起来了,跑到孙权面前说道:“你没有你哥哥那么威武雄豪,但是作为后来居上者,应该要负担得起前者的基业,这才能将东吴发展壮大,如今天下像沸水一样大乱,群雄并起,你还躲在绣房之中像女人一样,整天做出哀戚之状,一个大丈夫不感到难为情吗?”

  说完这席话,还没等孙权答复,张昭就强行把他推到府门外,将他扶上他哥哥的战马,并传令东吴全部兵马列阵扈从左右,大摆仪仗而出,江东的士人百姓见状,都知道东吴又有了强劲的新主,于是众心“知有所归”,孙氏在当地的基业也越来越稳定。


  孙权这才知道张昭是个不可多得的能臣,于是依旧让他作为自己的长史,就像他哥哥在世时一样厚待并重用他。后来东吴的“盟友”皇叔刘备上表汉献帝,奏请朝廷加封孙权为车骑大将军,为了巴结张昭,刘备还不忘捎带奏请皇帝晋升张昭为东吴大军师。张昭也因此威名远播于魏吴蜀三地。

  孙权自从刘备当他面说过“北人会骑马,南人只能乘舟”这话之后,就喜欢上了骑马狩猎,而且还经常策马去射杀老虎,那些老虎有时候都扑到他的坐骑跟前来,最后却被他射杀,因此他也赢得了“射虎孙郎”的美名。

  可张昭见状,勃然变色跑到他的面前,非常严厉地批评他道:“将军你这是要做什么呢?你是全江东的主公,是要从事驾御天下英雄,驱策四海群贤的大业,怎能整天驰马逐虎于原野之上,与野兽比试勇猛呢?如果一旦有什么闪失,不是要叫天下人笑话的吗?”孙权立马向张昭认错道:“寡人年少虑事不远,在先生面前实在太过惭愧了!”

  但他还是时常控制不住自己射猎的欲望,没多久又制造出了“射虎车”,整个车子被铁甲栏栅所覆盖,只留有若干方形目孔,作为观察和射箭之用,此车只需要一人当中驾御就可以了。

  后来孙权驾此车打猎,有许多野兽扑向“射虎车”,却无法伤到他,他则从方孔中伸手出去拍打野兽,以此为乐。张昭依旧强烈反对他“变相”犯险狩猎,孙权却笑而不答,再没有听从他的话。

  到了曹魏黄初二年,魏文帝曹丕已经取代了汉献帝,建号开国,当时由于蜀汉五虎大将之首关羽被东吴斩杀,吴蜀两国正要开战,孙权急忙向曹魏求援,曹丕于是派遣使臣邢贞到江东册封孙权为吴王。

  邢贞到了吴王宫门外,居然表现得十分倨傲,不肯下车遵礼前行,张昭立马上前对邢贞说道:“古人有云,礼无不敬,法无不行,你到了这里还敢妄自尊大,是认为江南人寡力弱,没有尺寸利刃能杀君于马下乎?”邢贞听了这话,吓得赶紧跳下车来,老老实实走着鸭步进入吴宫去拜见吴王孙权。

  孙权高兴地加封张昭为绥远将军,又授予他由拳侯的爵位。后来孙权在武昌建起了宏伟的钓台宫,在高台之上大会群臣进行宴饮,大家都喝得烂醉,孙权乘着酒兴拿水洒到群臣头上,并说道:“今日酣饮,大家都要醉到掉下高台去,才可以罢休!”

  张昭听到孙权说出这样毫无人君之态的疯话,立马起身下台,准备坐车离去。孙权则赶紧派人去追他回来,并对他说道:“今天大家共享欢乐,先生为何摆出一副恼怒的样子?”张昭冷笑着答道:“昔日商纣王堆起如小山一样的糟丘,开凿像湖泊一样的酒池,一年到头作长夜之饮,当时的欢乐也和吴王殿下如今一样,他也对商容、比干这些忠臣说过大王今天说的话!”孙权听了之后,脸色马上阴沉得像乌炭一样,于是立马罢宴散席,连夜批阅奏章,处理政事,直到天亮。

  后来,吴国要设置统管百官的丞相,众人都认为非张昭莫属,张昭心中也暗自欣喜。可孙权却说:“如今三国鼎立,战事不休,做丞相之人必须能文能武,责任重大,而不能光凭虚名舌辩之士来震慑朝野!”张昭因此没有当上丞相,而是由庐江太守、威远将军孙邵出任了东吴首任丞相大人。

  没多久,孙邵去世,百官又共同举荐张昭为相,孙权却又说道:“寡人岂可偏爱张子布乎?丞相一职太多烦琐之事,而张子布先生性情刚烈,有人所言不从,他就会兴起怨恨归咎于人,因此由他出任丞相是没有益处的!”结果丞相又由大臣顾雍担任了,张昭此时心中滋味可想而知。

  后来刘备、曹丕俱死,魏蜀两国已经没有极为厉害的枭雄了,孙权才敢登基称帝,而张昭也已心灰意冷,就以年迈多病为由向孙权辞官,并将所有的爵位、俸禄及统领的部属全部列出交还吴国朝廷。孙权见了,微微冷笑,亲自下诏对其进行劝慰安抚,并晋升张昭为“辅吴大将军”,在文武百官之中地位仅次于三公,又改封他为娄侯,赐食邑一万户。

  张昭这才觉得有了面子,方肯留在朝中,只是不再过问朝政,而是深居府院,专门为《春秋左传》著述“解说”,又给《论语》写注释。过了一段时间,孙权问他的发小卫尉严畯说道:“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学堂里读的书吗?”严畯开始背诵孝经中的“仲尼居”,结果却结结巴巴背不下去了。

  这时,一旁的张昭老先生立马打断他背书,对孙权说道:“严畯之前就是个差学生,还是由老臣来为陛下背诵吧!”于是背起了“君子之事上”,其意在于“忠臣君子如何侍奉君王”,孙权听了之后露出了微笑,百官这才叹服张昭深知帝王之心。


  而张昭每次上朝,还是像以前那样由着自己耿直的性情,指点朝政,任何想法和情绪都表现在脸上,后来孙权实在受不了他,就让他不用再来朝见。没多久,蜀汉的使者奉诸葛丞相之命前来觐见通好,可蜀使口才实在了得,把蜀国夸上了天,吴国群臣居然没有一人能压倒他的气势。孙权感觉十分丢脸,并叹息道:“要是张子布坐在寡人的身边,今天就不会让蜀国使臣羞辱满朝文武而自夸了!”

  第二天,孙权立马派出宫中太监前往张府对张昭进行慰问,并召他入宫相见。张昭立马来到宫中,推掉送来的席垫向孙权磕头请罪,孙权则急忙上前跪下来扶他起身。

  而张昭安安稳稳坐在席垫上后,又仰面对孙权说道:“之前你太后老妈、亲哥哥桓王孙策没有把老臣当下属一样交到陛下手中,而是将陛下当作亲人孩童一样托付给老臣,就是知道老臣会思尽臣节,以报厚恩,将来老臣死后,还是有许多事迹可以称述后世的,只是老臣思虑短浅,屡次违逆陛下的圣意,自己也知道罪孽深重,因此被弃于沟壑之中无人理会,也不再希望有一天能再仰视陛下的龙颜,并侍奉在陛下左右,然而老臣这一片愚心却实实在在尽忠于吴国,至死也不会改变,如果哪天要我变心易虑,为的只是偷盗荣耀而取悦陛下,恕臣直言,这是完全做不到的!”孙权听了之后非常感动,当众向他再三致敬。

  后来远在辽东的割据枭雄公孙渊突然派使臣从海上来到东吴,向孙权称臣,孙权高兴得头脑发热,非要派大臣张弥、许晏回访辽东,并册封公孙渊为东吴燕王。张昭立马前去谏阻道:“公孙渊害怕魏国会讨伐他,才千里迢迢跨海来求援,这并不是他真心实意要向我东吴称臣,我们现在遣使回访,要是公孙渊突然改变主意,将张、许二使扣住,押往魏都洛阳,那你东吴大帝不得让天下人笑掉大牙么?”

  孙权此时已经听不进张昭的意见,而是一心想着吴使到了辽东收服公孙渊,接着燕王大军和他东吴兵马南北夹击就可以打得魏国一败涂地,然后再叫上西面蜀国一同北伐,就可以完成父兄三代争霸天下的大业了。

  而张昭拼了老命想要将孙权从幻想当中拉回现实,君臣二人因此吵得不可开交,孙权最后竟然拔刀发怒,将御案都砍翻了,对着张昭骂道:“老匹夫!吴国的臣民入宫拜寡人,出了宫就拜你,寡人这都忍了,对你还是敬重如父一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而你还要反反复复当众折辱寡人,你到底想干吗呢?我都怕我哪天忍不了你,失手做出什么来!”

  张昭听了这话,死死地盯着孙权说道:“老臣知道我说什么都不管用,我只是竭尽自己的忠心做事而已,我也只记得太后当年临终的时候,百般地呼喊老臣到榻前,遗言托付老臣要照看好陛下,这话几十年过去了,却日日夜夜在老臣耳边!”说完,就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孙权见状大叫一声,将宝刀丢在了地上,竟与张昭抱头痛哭。

  然而孙权最后还是没有听张昭的话,依旧派张弥、许晏前往辽东。张昭也还是很生气,就决定一直称病再也不上朝了。孙权见张昭如此顽固,也恨得咬牙,立马派御林军前往张府,用土堆将张府大门全面堵死,张昭冷笑着命家人在门内也堆起一道土墙,将大门完全封住,再也不理会外界的消息。

  可不久之后,辽东公孙渊果然将吴使张弥、许晏斩杀,送到魏都洛阳请功,孙权气得骂天骂地,又想起张昭的话,羞愧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过了几天,他又决定派太监前往张府宣旨,向张昭认错陪罪,并表示慰问。


  可张昭倔强不已,死活不肯起身迎接宫中使者,孙权情急之下亲自到张府门口,大声呼喊“张老先生出来见驾!”张昭只命家人在门内答复说他病重不能起身,孙权气得亲自在他门口堆柴点火,要烧其门,可张昭毫不惧怕,死活不让家人凿开大门。

  孙权见状,无奈又命人将火堆熄灭,傻傻地在门口站了许久,张昭的几个儿子生怕老父亲真的得罪皇帝,于是百般劝说,才将他扶出府门,拜见孙权。孙权见到张昭一副苍老病态,立马心软下来,亲自将他扶上自己的御辇,载进宫中,当面向他深刻地认错。张昭也过意不去,赶紧向孙权谢罪,后来还是照常上朝。

  而后孙权还当着群臣的面说道:“寡人与张公说话,从来不敢妄言!”这也使得吴国上下都对张昭十分敬畏和忌惮,张昭后来于东吴嘉禾五年去世,享年八十一岁,他临终前却让儿子们素棺薄葬,孙权当时极为哀痛,并赐其谥号为“文侯”。

  这恰好与蜀汉丞相诸葛亮谥号“武侯”并驾齐驱,可见张昭在孙权心中地位之高。而张昭的儿子奋威将军张承,后来凭自己的才干获得了专属于自己的侯爵之位,并娶了诸葛亮亲大哥东吴大将军诸葛瑾的女儿为妻,而他的小儿子张休则承袭了其父张子布的娄侯爵位。

  至于《三国演义》中,张昭在赤壁之战前劝说孙权投降曹操,在“舌战群儒”的桥段当中,被诸葛亮怼得哑口无言,在东吴斩杀关羽之后,又对孙权大叫失策,并献计将关羽人头“速递”给曹操,想以此将兵祸转嫁曹魏,这一系“神操作”也只是幻化于罗贯中的生花妙笔之下,真实的张子布老先生,史书上记载他矜持儒雅,极有威严,并非软弱且首鼠两端的投机乞降之辈。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