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朝恐怖文化有哪些?

纵横百科 8 0

最近看到很多人都在说其实商朝异常的恐怖,恐怖到了极点,其实我们从《封神演义》可以看出很多端倪了,但是这些真的都是小儿科了,和真实的殷商比起来完全就是两马事,那么有的人问了真的很恐怖吗?小编想说的是真的非常的恐怖的,到底有多恐怖小编不说了,下面给大家整理了很多很多数据和资料,一起看看吧,简直就是触目惊心呀!

商代的人祭相比玛雅人,我认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商代人祭厉害、恐怖的地方在哪里呢?

我个人认为,不寒而栗的地方在于:

商人不是不尊重生命,而是从来没觉得这些异族人是生命,杀死他们是理所当然的。用杀鸡杀猪来比拟,都是严重的,而是就好像吃饭、睡觉一样,是一件极其平常日常活动。

同理:你走路的时候,如果踩死一只蚂蚁,你会觉得难过吗?会觉得是不尊重生命吗?

那你肯定要问:你怎么知道,你难道乘坐时光机去看过?

从殷墟考古发掘的人殉尸骨,卜辞所记载的人祭,甲骨文中那些恐怖的字形,这三者综合考量,能很自然的推理出这样的结果。

《 礼记》云: 殷人尚鬼,殷商是一个宗教社会,主要是祖先和自然神崇拜。人祭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取悦祖先和神灵。

商人几乎每天都祭祀,不论大小事都要占卜,所以才留下了数以万计的甲骨卜辞。

不论是商王还是贵族,都用大量的奴仆和俘虏来殉葬,甚至某些大型工程,如建造祖先的享堂,都要先杀几个奴隶埋在地基旁边。

中文中有「牺牲」一词,词源意义就是指祭祀时候被杀的动物或者人,牛羊就叫「畜牲」,人就叫「人牲」。活人、死人都有用途,各有各的祭祀方法。

甲骨文中杀人牲的卜辞,多如牛毛,要系统条理的说,还真不知道从哪里着手,这也不是写学术论文,我就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

1、血淋淋的庞大数据

胡厚宣先生在上世纪70年代,统计的考古数据是:

发现的殷商时代人殉、人祭,能找到尸首骨头的是3684人,连同一些散落无法复原的骨骸,大概是四千人:

殷墟的面积大约是36平方公里,也就是说每平方公里的地下埋着111.11个死亡的人牲。

【见:胡厚宣,中国奴隶社会的人殉和人祭(上篇).文物,1974,0(7)】

胡厚宣同时统计了甲骨文卜辞中的数据:

记录人祭的卜辞是1350片,卜辞1992条,仅在商王武丁时期(42年)的人祭卜辟就有甲骨673片,卜辞1006条,祭用9021人,另外有531条未记用人数。其中一次最多用五百个奴仆作祭祀。

也就说武丁在位的42年里,差不多每天杀0.6人用于祭祀。

【见:胡厚宣,中国奴隶社会的人殉和人祭(下篇).文物,1974,0(8)、】

2、杀人祭祀称为「用」。

如:《合集454》

《合集456》

甲骨文中有「杀」字,但是,杀羌人祭祀,连「杀」都不叫,而是叫「用」,好像用个东西一样平常。

3、悲催的姜人

说起「用羌」,就想起悲催的羌人。

甲骨文卜辞中,人祭被杀死的人牲很大一部分是羌人。我曾在我的头条专栏写过一篇文章讲过这个问题:

商代羌人的简直是「杯具」,从甲骨文来看,羌人受了商人惨无人道的迫害,各种酷刑施加在羌人身上,除了被用做人牲,还被阉割、殉葬、活埋、火刑、奴役等等。

这不是我脑补臆想,从甲骨文的「羌」字,就可见一斑。

商代的「羌」字有多种异体字:

在脖子部加「手」字形,表示「擒获羌人」:

在颈部加绳子捆绑、加石锁(执)的字形:

还有一种「脚镣手铐」的字形——脖子系绳子,脚上绑石锁:

还有一种更恐怖——加「火」加「系」的字形,是商人【燎祭】祭祖的人牲。

【燎祭】是什么?就是火烧牺牲,教廷烧死圣女贞德也是这样被绑着!

这就是为什么武王伐商以「吊民伐罪」自居,而羌人是周人的铁杆同盟,灭商最坚定的支持者。

商灭以后,这样的字形完全消失,体现了周代羌人政治地位的提高,羌人跟随周人,大部分融入了华夏文明。

4、花样百出的杀人方法

我之所以说,商人相比玛雅人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玛雅人不过挖心挂头,而商人的人祭有几十种,杀人方法花样百出,你能想到的古今中外酷刑:活埋、火刑、活寡,活寡对商人来说是很平常的。

学者王平在《甲骨文与殷商人祭》中一共总结了几十种人祭中杀死人牲的方法,我只把目录截图引用:

这要一一讲的话,十万字也讲不完,我只简单说我认为最不人道、最残酷的一些杀人方法:

火刑——如果我要被商人杀死,我最不愿意的就是被活活烧死。

人牲被施以火刑,主要就是在燎祭中,燎祭是很古老的祭祀仪式,把玉帛、牺牲放在柴堆上,焚烧祭天。

甲骨文中有表示燎祭中烧人的专用字:烄

这个字甲骨文是上下结构,下面是「火」,上面是一个被火烧的已经扭曲的人。

《合集12842》就是在占卜,用烄法烧人祭祀神灵,是否会下雨:

甲骨文中,另一个与燎祭火刑有关的字如,也是「人在火上」,不过这是一种求雨的祭祀。

汉字「黄」也是一种用来求雨被烧死的「人牲」,不过是一种有佝偻病的残疾人。古代叫做「尪」,「尪、黄」一声之转。

《左傳.僖二十一年》:「夏,大旱,公欲焚巫尪。」

杜預注:「或以為尪非巫也,瘠病之人,其面上向,俗謂天哀其病,恐雨入其鼻,故為之旱,是以公欲焚之。

烹煮法——汉尼拔博士在商人面前都相形失色。

甲骨卜辞中的「胹祭」,就是煮熟食祭祀祖先和神灵。而人经常是被烹煮的对象,

如:《合集499》,将动物和两个羌人一起煮熟了,祭祀祖先:

是不是在一个青铜鼎里煮熟的呢?是的话,还真有点恐怖!

随着锅里汤水翻滚,一会浮上来一只羊,一会一只猪头,又浮出来一个人头!

其实,殷墟真的出土过两个装着人头的青铜鼎:

一开始曾经让考古工作者大惑不解,经过鉴定,发现这些人头被煮熟过,上个高清无码图:

一些媒体开始脑补,商人是食人族,商朝贵族吃人肉云云。

其实这就是「胹祭」,用来祭祀神灵和祖先的。

戠杀——这恐怕是最藐视生命的一种杀人方法。

「戠」这个字在先秦古文中,假借意义指「肉干」,后起字为「膱」,也就是今天的腊肉,

「戠杀」就是把人制成肉干,如下面两片甲骨卜辞记载的:

这个字:

也是卜辞中常见的一种杀人方法,古文字学家于省吾先生认为这就是后世所称的「胣」。

胣,读作chǐ,汉字,意为剖肚后拽肠子。

见《汉语大字典》(第二版,页2210)的解释:

很多南方方言,如:湖北、江西,把杀鱼去内脏肠子,就叫做「胣鱼」。

所以,第二片卜辞所说的就是先把人的内脏肠子,拿出来,然后再做成人肉腊肉。

商人把人做作成肉干,难道其目的是让祖先慢慢享用?真的很难理解.

5、用人牲最多的两次祭祀:五百人和一千人

上文提到胡厚也就是上文提到一次杀死五百人的人祭,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合集》562正

癸丑卜,贞,五百〔僕用〕,旬壬戌侑用僕〔百〕。

其实,人祭最多一次是【册(上)口(下)】祭,

杀死了畜牲1000,人牲1000,是目前甲骨文所见最大规模的祭祀,也就是《合集1027》

6、累累白骨堆积成山,小孩也不放过

看胡厚宣先生《中国奴隶社会的人殉和人祭》(上、下篇)论文,简直看得令人揪心,殉人大多数是在下葬的时候,被当场杀死,虐杀方法非常残忍。

郑州二里岗商代墓葬发现的人牲:

活埋:

上文说过,商人根本没有把异族人当人看的意识,竟然将人骨和猪骨埋在一起:

脚手都被砍断的殉人:

今天所称的【殷墟王陵区】是当时殷商贵族的墓地,又大大小小200多个墓葬,大一点的贵族墓葬里,几乎都有几十上百个殉人被杀死陪葬。

殷墟王陵区1001号大墓,殉葬人牲有三、四百人,虐杀的残酷冷血,非常像【卡廷惨案】,还包括儿童,最小的甚至头顶的囟门都没有长合:

即便是玛雅人也不杀儿童祭祀,殷商统治者残忍冷血令人发指。

一图胜千言,直接上图吧:

以上的残酷暴行,仅仅是九牛一毛,有很多更残酷,一时记不起来,以后记起来了再补上去。

看完这些以后,读者能不能跟我得出相同的结论?

商人不是不尊重生命,而是根本不把异族人当生命看!

当然,对待历史切忌以今度古,在三千多年前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所以,我并不是指责古人,何况,商人也是我们的祖先,相信至今中国有很大一部分人,流淌着商人的血液。唯殷先人,有典有册,我们使用的文字,也是从商人那里承袭而来。

前面说过,商人人祭、人殉主要是取悦神鬼!古埃及人、古巴比伦人,也取悦鬼神,那么,商人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大规模的进行人祭、人殉?

历史上,中国的商代和美洲阿兹特克帝国都因为卑微和受屈的起家历史而采取了恐怖主义的统治策略,最突出的表现是大量使用人牲,并将杀人祭祀宗教化。

综观商王朝恐怖主义策略在商代政治领域的兴衰及其背景,结合同中美洲阿兹特克恐怖主义策略及其历史背景的对比观察,我们认识到恐怖主义在国策中作用的兴衰,同有关统治者的统治自信心强弱程度以及周围政治环境对他压力的大小息息相关。

说简单一点就是商人之所以这么残忍,一是,自己壮胆,二是,震慑敌国。

不管有无道理,一家之言,姑妄言之,姑妄听之。

我个人觉得,原始蒙昧思想是主因,其次,应该就是宗教和的原因,政教合一不管多么冠冕堂皇,最后往往会演变成野蛮、荒唐、残暴的政权。

历史上黑暗中世纪,西方社会比今天的【伊斯兰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反而是回教世界比较文明。

比如:大名鼎鼎的「女巫之锤」也是残忍至极,背后驱动力其实人类的邪恶,神鬼只是借口和工具而已。

但是,从宗教改革以后,教权被制衡,古希腊理性和人文精神,才开始在西方复苏,之后是民族国家(nation)建立,世俗政权主导,西方才开始崛起。

重人伦,讲礼仪,君子自强不息,是华夏文明的核心价值观,而这都是得益于周公创设礼制,使得中国在三千多年前开始,渐渐摆脱政教合一的噩梦,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以人为本的世俗社会。

先周、早周也有人殉现象,但规模很小,人祭目前我好像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考古资料;到东周人殉基本上很少,主要是贴身奴隶为主,有些甚至是自愿的,或者都用人俑代替。秦穆公搞人殉还被中原诸侯取笑。

总之,周礼遏制人殉、人祭非常明显,这是巨大的进步。

所以,孔子即便是殷商后裔,但他一生都执着的从周,其实,周公才是中国严格意义上的人文始祖。如果真的是商人主导华夏文化,很有可能不会延续到今天。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