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最后会覆灭与李斯有何关系?他扮演着什么角色?

纵横百科 7 0

  秦朝灭亡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的终结。让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

  李斯,楚国上蔡人,在郡中任小吏期间,见厕所中的老鼠只能吃脏物且见到人或狗就惊惶逃窜,粮仓中的耗子却吃得肥肥胖胖且无忧无虑,遂大发感慨:“人有无出息与老鼠同理,完全由自己所处环境决定!”

  为改变环境,李斯发奋“乃从荀卿学帝王之术。”学成后,他认为“六国皆弱,无可为建功者”,于是西入秦国施展才华。他投到吕不韦门下,深受赏识,被推荐给秦王嬴政。“秦王乃拜斯为长史,听其计”,采取李斯离间各国君臣之计,对山东六国展开远交近攻,由此被拜为客卿。

  韩国派水利工程师郑国游说秦王修建长达三百余里的郑国渠,企图以此消耗秦国国力,延缓发动战争。阴谋暴露后,秦国贵族趁机游说秦王,建议以间谍嫌疑将客卿悉数驱逐出境。秦王盛怒之下,颁布“逐客令”。李斯在被逐途中献上著名的《谏逐客书》,使“秦王乃除逐客之令,复李斯官。卒用其计谋。(李斯)官至廷尉。”二十余年后,秦王一统天下,“以(李)斯为丞相。”


  李斯以卓越的政治才能和远见,为秦王完成统一六国的大业立下不可磨灭的功勋。秦建后,李斯建议秦始皇废除分封制,实行郡县制,提出统一文字、法律、货币、度量衡和车轨等正确主张,成为秦帝国不可或缺的一根擎天柱!

  (二)沙丘之变

  公元前210年初,秦帝国掌舵人秦始皇第五次东巡途中染病。弥留之际,他令赵高给长子扶苏写遗嘱:“速将兵权移交蒙恬,回咸阳与弟弟们办理丧事!”赵高将遗嘱封口后,“未付使者。”

  7月,秦始皇于沙丘宫驾崩。李斯因秦始皇虽有二十余子,但“无真太子”,故“恐诸公子及天下有变,乃秘之不发丧,棺载凉车中。”因此,“独子胡亥、丞相李斯、赵高及幸宦者五六人知始皇崩,余群臣皆莫知也!”

  赵高胆敢私扣秦始皇遗诏,是因为他秒懂秦始皇遗书之意:“长子(扶苏)至,即立为皇帝。”扶苏不仅深孚众望,且左膀是威震匈奴的名将蒙恬,右臂为“位至上卿,出则参乘,入则御前”的蒙恬之弟蒙毅。这三个人,都是赵高忌惮的人物。

  赵高出身卑贱,却颇有歪才,为人勤奋,精通法律,书法擅长大篆。秦王把他提拔为中车府令(执掌乘舆的中等官员,相当于秦王御驾车马班长)并保存印信,业余时间教导胡亥如何判案断狱兼任书法老师。赵高曾犯下重罪,“秦王令蒙毅法治之。”蒙毅“当(判处)高罪死,除其宦籍。”秦王在胡亥多番求情下,“赦之,复其官爵。”死里逃生的赵高对蒙毅兄弟恨之入骨。为了报复,更为巩固权位,他极力游说陪同父皇东游的胡亥乱中夺权。

  胡亥早对帝位垂涎三尺,在赵高极力撺掇下,假惺惺推辞一番,答应发动政变篡夺皇位,后被立为秦二世。赵高以拥立之功,被秦二世封为郎中令(九卿之一,掌宫廷侍卫),成为新皇帝最信任的心腹和决策者(最主要是监督者)。

  李斯保住了三公位置和荣华富贵,长舒了一口气。可惜,李斯如此聪明之人,竟不知与虎谋皮的下场。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变身当年那只衣食无忧的仓鼠,且已成为赵高这只恶猫垂涎三尺的食物。

  (三)黄犬之叹

  赵高利用胡亥皇位来得不光彩的忧惧心理,恶毒地建议胡亥将不听话的兄弟姐们们和正直大臣斩尽杀绝。他先后杀害秦二世的十二个兄弟和十来个姐妹,“相连坐者不可胜数。”又干掉不少直言敢谏的官员。他花言巧语欺骗秦二世“不坐朝廷见大臣,居禁中”,彻底架空秦二世,攫取了朝政大权。在他的残酷杀戮下,“法令诛罚日益刻深,群臣人人自危。”赵高为拍秦二世马屁,“又作阿房之宫,治直、驰道,赋敛愈重,戍徭无已”,导致“楚戍卒陈胜、吴广等乃作乱”,使秦王朝成为一座摇摇欲坠的大厦。


  李斯在赵高为非作歹期间,始终采取作壁上观的明哲保身态度,使赵高愈发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当得知陈胜吴广振臂一呼义军四起后,他敏锐意识到义军必定成为燎原星火。不久,吴广率义军攻击重镇三川郡(今河南荥阳)。三川郡守李由是李斯的长子,率部迎战不敌,眼睁睁目送义军呼啸西去。眼看秦王朝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李斯忧心如焚,终日长吁短叹。

  赵高为除去李斯,故意引诱他在秦二世与寻欢作乐时进谏以激怒秦二世,并趁机上眼药:“丞相显然有逼陛下裂地封王的野心!臣听说他的长子李由与陈贼多有书信往来。”

  李斯闻讯,上书申诉冤屈,且提醒秦二世,赵高“有邪佚之志,危反之行。”秦二世置若罔闻,反而诏令赵高审理丞相父子谋反案,并将李斯三族悉数逮捕入狱。

  李斯被“拘执束缚,居囹圄中,仰天而叹。”他被酷刑折磨得死去活来,虽然深知自己“实无反心”,也只得屈打成招,谋反罪名成立,被判处“腰斩咸阳市。”

  李斯与次子携手同赴刑场途中,回忆起当年在家乡无忧无虑的日子,不禁搂着儿子悲叹:“儿子,我多么怀念当年和你牵着黄狗同出故乡上蔡东门去打猎逐兔的快乐日子啊!”于是,“父子相哭,而夷三族”,留下著名的“黄犬叹”典故。

  李斯被害后,赵高如愿以偿爬上丞相宝座,通过指鹿为马的把戏排除异己,俨然凌驾秦二世成为太上皇。

  此时,秦军主力在巨鹿被项羽击败,六国旧贵族并力西进,咸阳城风声鹤唳。赵高为自保,演出一场闹剧,逼得秦二世自刎后,拥立秦王子婴为秦三世。子婴对赵高恨之入骨,与心腹密谋,“遂刺杀高于斋宫,三族高家以徇咸阳。”

  其后,子婴率群臣投降先行入关的刘邦。次月,项羽所部入咸阳,“杀子婴及秦诸公子宗族。遂屠咸阳,烧其宫室,虏其子女,收其珍宝货财。”中原大地上第一座气势恢宏的秦王朝大厦,在熊熊烈焰中轰然倒塌,化为灰烬,被狂风暴雨吹进历史的垃圾堆。

  (四)仓鼠本色

  李斯作为与千古一帝秦始皇相得益彰的首任丞相,其治国理政才能毋庸置疑,文章书法才华出类拔萃,历史贡献不容否定。但是,他仓鼠般的政治理想,决定了他“桌子底下打拳——出手不高。”他固然为秦帝国的建立呕心沥血,但这些努力的目的并非让天下百姓都能过上好日子,而仅仅是为谋取自己和家族的锦衣玉食。因此,当历史出现重大拐点时,他为保住荣华富贵,竟然丧尽天良与赵高同流合污,犯下不可宽恕的滔天罪行。

  义军风起云涌,秦廷震动。李斯受到秦二世斥责,说他身为丞相却不能“安天下而治万民!”朝臣讥讽李斯枉为三公,对义军束手无策。“李斯恐惧,重爵禄”,为保住爵禄,曲顺秦二世心意,将天下大乱原因归结为各级官员对下属和百姓督责不力,上书建议施行火上浇油的“督责之术”。“书奏,二世悦,于是行督责益严。”


  在各级官吏层层加码的督责下,对百姓敲骨吸髓横征暴敛的官员被朝廷视为干才。道路上到处是受刑的百姓,“而死人日成积于市。”滥杀无辜的官吏,反而成为朝廷的忠臣。李斯与赵高狼狈为奸,联手将秦王朝推向深渊。

  因此,司马迁评价他:“李斯深明《六艺》精髓,却不以此匡正秦二世的缺失。过分看重爵位与利禄,因此‘阿顺苟合’赵高,埋下秦亡的祸根!”可谓一语中的。

  仓鼠的理想只是吃饱喝足无需担惊受怕,燕雀的理想仅是飞起数仞而下且“翱翔蓬蒿之间”即可,陈胜的理想是“苟富贵勿相忘”,因此成事后便迫不及待称王;鲲鹏扶摇展翅,志在苍天与天池。凤凰仁瑞之禽,志在寻梧桐而栖。诸葛鞠躬尽瘁,志在匡扶汉室......可见,理想是否高远,决定着人生起飞的高度。

  所以,李斯以其仓鼠般的政治理想,注定只能成为一只名副其实的仓鼠——啃啮断秦帝国大厦擎天柱的仓鼠!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