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攸是什么下场?他最后被迫害到底是因为什么?

纵横百科 9 0

 司马攸,司马昭次子,,西晋宗室、书法家。今天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三国时期,司马懿的嫡长子司马师因为无子(生了五个女儿)继嗣,从同母兄弟司马昭那过继了一个儿子。

  司马昭比司马师运气好得多,子嗣旺盛,仅正妻王元姬(司徒王朗的孙女)就给他生了五个嫡子。

  除了嫡长子司马炎要留着继承本支的家业外,司马昭有足够多的儿子可以送人。

  既然是同母兄长,同时也是司马懿的第一继承人要个儿子,理论上,这个过继的儿子,将来是要继承司马氏家族族长之位的。

  因此,司马昭直接就把嫡次子司马攸过继给了司马师。

  嫡次子是继承不了司马昭本支家业的,但过继给司马师后,因为司马师是司马懿的第一继承人,司马攸作为他唯一的继子,前途无可限量。

  史书没有写明司马攸是哪一年过继给司马师的,应该是出生后没多久。

  至少一直到他十岁之前,他是幸运的,这次的过继,或许将给他带来难以想象的回报。

  在他三岁的时候,祖父司马懿发动高平陵政变,司马氏一举成为曹魏第一家族。

  在他五岁的时候,司马懿去世,继父司马师继承了司马懿的职位,成为曹魏第一人。


  正常情况下,将来,会是司马师这一支取代曹魏,那么,司马攸就是将来新朝的皇太子或皇帝。

  但幸运后的不幸运很快来到,司马师掌权仅四年后,在一次出征时,伤重死了。

  司马师既然病死了,按照礼法来说,应该是司马攸继承司马师的位置和权势,但他当时才十岁。

  此时,曹魏的局势并不太平。

  距离司马氏夺权不过六、七年,曹魏朝堂上,还有许多忠于曹氏的臣子蠢蠢欲动,司马氏在享受风光的同时,也面临着危机。

  如著名的“淮南三叛”就是在司马氏诛杀曹爽夺权后,陆续发生的,其余的小型叛乱也是此起彼伏。

  在如此局面下,司马家族及其背后庞大的支持者们,显然不会让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来掌舵。

  司马师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在临终前,把在洛阳看家的司马昭叫到身边来,把权柄移交给了他。《晋书·景帝本纪》中记载:

  闰月疾笃,使文帝总统诸军。辛亥,崩于许昌,时年四十八。

  也因此,司马师去世后,司马昭就顺理成章地成为司马家族大业的继承人和掌舵人。《晋书·文帝本纪》中记载:

  景帝崩,天子命帝(司马昭)镇许昌,尚书傅嘏帅六军还京师。帝用嘏及钟会策,自帅军而还。至洛阳,进位大将军加侍中,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辅政,剑履上殿。帝固辞不受。

  这次权力的移交,对于司马攸的未来,产生了严重的影响。

  司马昭掌权了,将来,他遗留的权力,自然是交给长子司马炎。

  而司马攸,从司马氏家族的直接继承人,变成了边缘人物,即使不被边缘,也是司马炎必须要重点防范的人物。

  司马攸在继父司马师死后,其地位相当尴尬。

  司马昭临死前,大概也看出了隐患。当时,司马氏代曹魏已成定局,未来,司马攸处于比较危险的境地。

  可司马攸虽说过继给了司马师,但到底还是司马昭亲生的,他不可能视而不见。

  所以,司马昭临终前,还特别交代司马炎和司马攸要和睦相处,《晋书·司马攸传》中记载:

  及帝(司马昭)寝疾,虑攸不安,为武帝叙汉淮南王(刘长)、魏陈思(曹植)故事而泣。临崩,执攸手以授帝(司马炎)。

  司马昭的担心是很必要的,司马攸因为曾经的过继,在司马氏家族中的地位太特殊了。

  司马攸在晋朝建立后,被司马炎封为齐王,还被授予“总统军事”的权力,除此外,司马炎为了安抚他,一直在不停给他加官。


  最重要的是,他的继父司马师,还被追赠为皇帝。

  和孙权因担心孙策的后代有法理上的皇位继承权,在追赠孙策时,刻意打压不同。

  司马炎代魏后,除追赠祖父司马懿、父亲司马昭为皇帝外,把伯父司马师也追赠为皇帝了。《晋书·景帝本纪》中记载:

  武帝受禅,上尊号曰景皇帝,陵曰峻平,庙称世宗。

  这样一来,司马攸的生父是皇帝,继父是皇帝,同母兄长司马炎是皇帝,他有足够成为司马炎继承人的法理依据。

  特别是,司马攸并不是一个庸才,从小就因才华闻名于世,《晋书·司马攸传》中记载:

  少而岐嶷。及长,清和平允,亲贤好施,爱经籍,能属文,善尺牍,为世所楷。才望出武帝之右,宣帝(司马懿)每器之。

  而且,他也一度被司马昭考虑为继承人,差点曾取代司马炎,《晋书·司马攸传》中记载:

  初,攸特为文帝所宠爱,每见攸,辄抚床呼其小字曰“此桃符座也”,几为太子者数矣。

  再加上司马炎册立的皇太子司马衷(晋惠帝)是个傻子,以及司马氏在此前的权力交接中,又有司马师传给弟弟司马昭的先例。

  因此,当司马炎的身体出现状况时,在晋朝内部,有较高的让司马攸取代皇太子司马衷,成为司马炎继承人的呼声。《晋书·司马攸传》中记载:

  及帝晚年,诸子并弱,而太子不令,朝臣内外,皆属意于攸。

  这种呼声,既让司马炎不满,也让司马攸在朝中的政敌,包括皇太子司马衷背后的支持者不满。

  政治打击也随之而来在,几方合力,只用了一年多时间,就把司马攸活活给气死了。

  西晋太康三年(公元282年),司马炎在大臣荀勖和冯紞(两人都是司马攸的政敌)的蛊惑下,先是给司马攸加封:“大司马、假节、都督青州诸军事”。

  但要求他必须离开国都洛阳,到自己的封地去。《晋书·司马攸传》中记载:

  勖等以朝望在攸,恐其为嗣,祸必及己,乃从容言于帝曰:“陛下万岁之后,太子不得立也。”帝曰:“何故?”勖曰:“百僚内外皆归心于齐王,太子焉得立乎!陛下试诏齐王之国,必举朝以为不可,则臣言有征矣。”紞又言曰:“陛下遣诸侯之国,成五等之制者,宜先从亲始。亲莫若齐王。”

  根据史书记载,司马攸对司马炎要他回封地的反应是“不悦”,这个反应或许也能证明,司马炎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

  司马攸不愿离开洛阳,没准真有跟侄子司马衷争夺皇位之心。

  为了留在洛阳,司马攸以生病为由:“攸知勖、紞构己,愤怨发疾”,上奏司马炎,说自己不去封地,要给生母文明皇后王元姬守墓。

  司马炎认同荀勖和冯紞建议的根本目的,就是要把司马攸赶走,当然不会同意他的任何想法和行为。


  既然司马攸说自己有病,司马炎为了对弟弟的病情表示关心,安排御医来帮他看病,但派去的医生都说司马攸没病,完全可以走到封地去。

  司马炎因此逼着司马攸走人,结果,司马攸被气的病情加重,一命呜呼了,《晋书·司马攸传》中记载:

  帝遣御医诊视,诸医希旨,皆言无疾。疾转笃,犹催上道。攸自强入辞,素持容仪,疾虽困,尚自整厉,举止如常,帝益疑无疾。辞出信宿,(太康四年)欧血而薨,时年三十六。

  至此,司马攸这个从小为祖父司马懿“器之”,为生父司马昭所“宠爱”,又是司马师一支唯一的继承人,以孝道和才华闻名于世,且是司马家族中难得的人才,就这么被活活气死了。

  从皇权的角度上来看,这是很正常的,司马炎为了让儿子顺利继位,哪怕是个傻儿子,也必须打压司马攸这个身份特殊的弟弟。

  司马攸因此被活活气死,也只能说明他真对皇权有想法,且气度和眼光都不够。

  即使离开中央,去了封地,就不能争位了?忍让一时又如何?

  司马攸有才华,有长期实权在握的影响力,有足够的支持者,如果能活到“八王之乱”时,未必不能力挽狂澜。

  至少,他确实比司马炎的傻儿子司马衷更适合领导西晋,果真如此,西晋未来的命运会好很多。

  司马攸从无法继承家业的嫡次子,因一次过继,摇身变成合法的家族继承人,又因继父的死,变成司马炎的眼中钉,幸运和不幸运伴随一生,只能说,世道无常。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