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鼓作气的主角曹刿,是个什么样的人

纵横百科 3 0

曹刿,这个词大概很多人都还有一点印象,是曾经在语文课本上见到过的,而与之关系比较大的有一个成语,那就是“一鼓作气”。也就是告诉我们,人做事情的时候,就要趁热打铁,若是等到热度都降下去了,再来做事,就根本是来不及的了。这个词语很好记,但是这个故事主人公,你又有多少了解呢?曹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吗,今天就一起来认识一下这个曹刿吧。

1.周王朝太穷了,找诸侯哭了七年穷才凑够周桓王的葬仪

公元前697年,周桓王姬林自感大去之期不远,便叫来周公黑肩等人安排后事。寡人命不久矣,吾死之后,诸君当奉太子即位,三子姬克乃爱妾之子,吾不忍其久为人臣,他日当仰赖诸君兄终弟及。黑肩含泪点头,桓王溘然长逝。

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东周王朝却不然,自打东迁以来,它是积贫积弱,在二流国家中也只能向后靠。桓王死后直到庄公六年才得以埋葬,原因很简单,再穷花样不能少,他是王啊,谱一定要摆足了。可是周国实在太穷了,于是找诸侯哭了七年穷才凑够葬仪。

穷是穷了点,但丝毫不妨碍内部矛盾的潜滋暗长。王室东迁,洛邑城的大小领主们是心有不甘的。这很好理解,因为周王以及身边的王公大臣是要吃饭的,这势必要侵犯洛邑土著们的利益。

2.周王朝内乱:老大继位,老二、老三连忙逃跑

其实洛邑城的大夫们也是武王后裔,只是相较周王身边的重臣周公、召公、毛公、毕公等人,他们属于远支宗亲,也就是小宗。大宗来了要分财产,分土地,这样,大宗与小宗的矛盾就不可避免了。终东周一世,这样的矛盾一直没有消停。

比如这一次,小宗们是赞成太子姬佗当王的,嫡长子继承,天经地义。那黑肩非要放出风声,将来要奉王子克为王,这不就是作乱吗?再说,就算兄终弟及,那王次子成父也是武功赫赫,要及也该他先及。

其实成父不是他的名而是职务,也就是说王次子的职位是城父(也写作成父),相当于首都卫戍区司令员,这职位也是相当的敏感。

老大周庄王姬佗即位了,老二成父失眠了。他非常清楚老大和老三之间的矛盾,他知道以他的位置,帮谁谁赢。可是,他该帮谁呢?按说,他也反感小宗,不愿看小宗脸色。但是,反对大哥那就是反对周礼,这更是他不愿意干的。哎呀,人生真是好难啊!跑。思量了几个昼夜,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往哪儿跑?齐国啊,离得远一点,眼不见心不烦。

周庄王四年,周公黑肩坐不住了,与王子克密谋作乱。不料行事不密,被畿内侯辛伯发现了。辛伯劝黑肩:媵妾并同于王后,庶子相等于嫡子,权臣和卿士互争权力,城邑和国都一样大,这都是祸乱的根本。黑肩对辛伯的警告不以为然,辛伯就给周庄王打了小报告。结果可想而知,周庄王杀了黑肩,王子克提前得知消息,逃到了卫国的附庸南燕国,终老于此地。

3.齐桓公举全国之力对鲁国开战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周庄王十三年,齐桓公即位的第二年,他又想打鲁国了。在山东这个地方,把鲁国修理趴下了,那就没人敢嚷嚷了。管仲不同意:主公初即位,正该内修政治,外结与国,待时而动方是上策。鲍叔牙一反常态:乾时一战,鲁国吓破了苦胆,我们只需再加一把力,他也就服帖了,我的意思是战,并且要速战。

齐桓公笑了,关键时刻还是老师支持他。称霸称霸,连家门口的鲁国都搞不定,还称什么霸,打!公元前684年春天,齐国倾全国之力,以鲍叔牙为主将兵伐鲁国,意在一战功成。

鲁庄公不是笨蛋,早在乾时吃了败仗之后,他就知道齐国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强化了军队的训练,还疏浚了曲阜以北的洙水,以此天然屏障保卫国都的安全。可是这次不一样,齐国想玩大的,棋差一着就会亡国灭种啊。鲁庄公来了个全民总动员:但凡有退敌高招者,不论身份地位,尽管讲来。

4.鲁庄公重用曲阜郊野一个普通村夫曹刿

还真来了一位,曹刿,曲阜郊野一个普通村夫。

来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笑话他:国家大事那是吃肉的人管的,你凑什么热闹?曹刿昴然道:吃肉的人没有见识,他们不懂如何救国。

见到鲁侯,庄公问道:先生,有什么指教啊?

曹刿反问道:主公靠什么应战呢?

庄公笑了笑:你看吧,我不吝啬华衣美食,只要是能为国家做出贡献的,我都会赏赐他们。

曹刿道:小恩小惠又普及不到老百姓,他们是不会听从于您的。

那我祭祀祖宗神灵,好东西一样都不少,又不虚报瞒报,诚实守信,神灵也该降福的。

这些小信用未必能感动神灵。

那,大小案件,我虽然做不到明察秋毫,但是必定会合情合理的予以处置。

曹刿哈哈一笑:这还差不多,主公尽到了人君的本职,可以和齐国决战了,小民希望能跟随主公作战。

那还用说,做我的车右,走吧。

鲁庄公审时度势,将鲁军驻扎于进可攻退可守的长勺(曲阜北郊)。

有了乾时之胜,鲍叔牙诸将均认为鲁军不堪一击,于是,擂鼓猛攻。

5.曹刿说: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鲁庄公看齐军来势凶凶,拿起令旗就要下令迎战,曹刿急忙拦住:主公,不可。庄公遂令鲁军固守阵地,让弓弩手射箭稳住阵脚。齐军受到鲁军弓弩劲射无法前进,只得后撤。稍事休整,鲍叔牙又下令展开第二轮攻击,曹刿仍劝庄公不要出击,继续固守阵地。齐军攻势虽猛,但仍攻不进鲁军阵内,只得再退回原地。

不多时,鲍叔牙再次下令击鼓,展开了第三轮攻击。曹刿道:可矣!鲁庄公令旗一挥,鲁军潮水般涌了上去。鲁庄公亲自将战鼓擂得山响,鲁军将士听到鼓声,个个如猛虎下山,瞬时将齐军冲得七零八落。鲁庄公兴奋异常,带头追击,曹刿又道:不可。然后跳下车子,看了看齐军的车辙印迹,又跳上车子向远处望了望,道声:可矣!

鲁庄公笑了,这家伙神神叨叨的,搞什么名堂。这一战,鲁军穷追猛打,俘获大量甲兵和辎重,给齐军以沉重打击,一雪乾时之辱,国势为之大振。回到曲阜,鲁庄公还做梦一样,感觉有些不真实。曹大夫(虽没正式封赏,但内心里鲁庄公已经以曹刿为大夫了),你来说说,这一切是为什么呢?

曹刿浅浅一笑: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靡,故逐之。耳熟吗?那就对了,这一段,在初中的课本里那是原文背诵的。大家别嫌啰嗦,还是翻译一下吧:

作战是靠勇气的。第一次击鼓能振作士兵们的勇气,第二次击鼓就有些低落了,第三次击鼓勇气就消失了。他们的勇气消失了,我军的勇气正旺盛,所以战胜了他们。大国军力是不容易估计的,别看败了,难保不会杀出伏兵。我看见他们的车轮痕迹混乱了,望见他们的旗帜倒下了,知道他们无序逃跑,是真的败了,所以下令追击。

服吗?服了。曹刿军事思想里最精髓的部分就是:战机,正是他把握住了交战的最佳时机,才最终赢得了战争。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