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柔留下了哪些作品?有哪些与他相关的轶事典故?

纵横百科 37 0

  高柔(174年-263年),字文惠。陈留郡圉县(今河南杞县南)人。三国时期曹魏大臣,并州刺史高干从弟,以善于治法闻名。今天小编给大家准备了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们一起看看吧。

  从小吏任起,二十年后官至九卿。任廷尉二十三年后,升任太常。七十二岁时出任司空,随后仕途高升,在高平陵之变时支持司马懿,据曹爽大营,以假节行大将军事。数年后荣升太尉,进爵安国侯。景元四年(263年)卒,享年九十岁,谥号元侯。高柔仕于曹操及曹氏五位皇帝,几乎横跨整个曹魏历史,见证了曹魏政权的兴衰。

  人物评价

  曹叡:知卿忠允,乃心王室,辄克昌言;他复以闻。


  司马懿:君为周勃矣。

  陈寿:① 高柔明于法理② 柔保官二十年,元老终位;比之徐邈、常林,於兹为疚矣。

  王夫之:孟德智有所穷,则荀彧、郭嘉、荀攸、高柔之徒左右之,以算无遗策。

  赵构:高柔不以明帝喜怒而毁法,游肇不以宣武敕命而曲笔,况可观望臣庶而容心者乎?

  个人作品

  《全三国文》载有《除妖谤赏告之法疏》、《三公与朝政上疏》、《请待博士以不次之位疏》、《谏大兴殿舍广采众女疏》、《谏就狱杀公孙晃疏》、《谏罪杀禁地鹿者疏》、《军士亡勿罪妻子启》、《管长教还引去吏》、《丞相理曹掾令》、《与妇书》等言论。


  轶事典故

  魏文帝、明帝时,高柔任廷尉。当时,军营中纪律十分严明,稍有越轨,便将严罚,且株连亲属。

  一日,营中报告上司说,护军营军士窦礼已数日不归,想来是开了小差。为严军纪,请求追捕,同时没收其家财产,罚其妻盈以及全家男女充当官家的奴隶。消息传至窦礼的妻子盈的耳中,她为之大惊,声称冤枉,向官府申诉。但官府因此案涉及军中之事,不敢受理,只是轻描淡写地推却了事。盈见申诉无门,为了全家的安危,拼死求见高柔,请其明察。

  高柔听完申诉,问她:“你怎么知道你丈夫不是逃亡?”盈哭道:“我丈夫久经沙场,从不惧怕战场上的刀光血影,绝不会逃跑。另外,他对我十分珍爱,亦不是那种轻薄浮华不顾家庭妻小的人。我以为他的失踪定另有隐情,请大人公断。”高柔听后觉得有理,问:“你丈夫与别人有过仇恨吗?”盈回答:“丈夫为人良善,从没跟人有仇怨。”高柔再换一个角度问:“你丈夫没跟人有钱物上的交往吗?”盈想了想,答道:“对了,曾借钱给同营军士焦子文,我夫多次向他索要,他不肯归还。”


  高柔心中一惊。这焦子文为人狡诈刁蛮,前天酒后伤人触犯军纪,正被押在监狱,窦礼失踪此事会不会与他有关呢?想到此,高柔对盈说:“你且暂回去,待我调查之后再作决断。”

  高柔待盈走后,立即传令将焦子文从牢中提出,询问几句前日伤人之事后,谈锋一转问道:“你曾借过人家的钱吗?”焦子文措手不及,面容失色,过了片刻方才回答:“我孤单贫穷,不敢借人家的钱。”高柔见他神态有异,单刀直入道:“你曾借过同营军士窦礼的钱,为什么说不曾借呢?”焦子文闻言脸色大变,知事已败露,无言以对。高柔怒喝道:“你已经杀了窦礼,我证据在手,趁早招认,方可减罪!”焦子文连忙叩头认罪,道出犯罪本末。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