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杜耶夫在车臣战争有着怎样的地位?

纵横百科 5 0

在车臣战争期间,俄罗斯为了能将那些作恶多端的武装头目绳之以法,可以说俄军的高层可谓是废了不少的心思。不论是军事打击还是分化瓦解,目标就是为了将罪大恶极、沾满鲜血的罪人彻底清除,以绝后患。这其中俄军生擒绰号"孤独的狼"的萨尔曼·拉杜耶夫的行动,可谓一波三折。今天小编就戴着大家一起回顾这场惊心动魄的行动。

一、"孤独的狼"的发迹史

萨尔曼•拉杜耶夫(俄语:Салман БетыровичРадуев),1967年2月出生在车臣的古杰尔梅斯。中学毕业后曾在当地商业局工作,后加入苏军担任一名普通的建筑工程兵。退役后回到车臣,在当地的共青团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也曾在一家外贸公司进行工作。

1991年秋,拉杜耶夫逐渐成为车臣分离势力的积极分子,之后与杜达耶夫的侄女莉莎结婚,为表自己的"忠诚",他将自己的长子取名为"焦哈尔·拉杜耶夫"。大为感动的杜达耶夫随即任命他为古杰尔梅斯地方行政长官。1992年拉杜耶夫组建了臭名昭著的"孤狼大队"的前身——车臣"总统卫队"。这支"总统卫队"以抢劫车臣通往阿塞拜疆和达吉斯坦的民用火车而在俄罗斯臭名远扬。

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拉杜耶夫因为表现出色,多次对俄军目标展开打击,而在车臣内部成为炙手可热的"红人"。他也因为这些"功绩"而一路升迁,从普通的战线指挥官一跃成为车臣的高级将领,军衔也由此升为准将。

拉杜耶夫最出名的一次行动是1995年12月15日的古杰尔梅斯人质事件,当时为了迫使俄军停止对车臣的进攻,拉杜耶夫一手策划和指挥这场人质劫持行动。行动中,为了逼迫俄军投降,残忍至极的拉杜耶夫亲手杀害了5名俄军伤员,为此他获得一个看起来颇为霸气的绰号——"孤独的狼"。

当时车臣极端者内部的"二号人物"是沙米尔·巴萨耶夫,他因为之前的布琼诺夫斯克医院事件而声名大噪,许多人都认为他肯定是杜达耶夫的继任者。这引起了拉杜耶夫的不满,为了想在老大面前挽回尊严,拉杜耶夫决定也想搞一场类似行动,目的就是灭巴萨耶夫的威风,证明谁才是真正的接班人。

经过考虑,拉杜耶夫将行动地点选择在了达吉斯坦的基兹利亚尔市。虽然行动方案被组织内大多数人所反对,但杜达耶夫出于维护拉杜耶夫的心理,同时也为了抗衡巴萨耶夫日愈提升的声望,最终批准了拉杜耶夫的方案,并如愿以偿地赋予拉杜耶夫绝对的行动指挥权。但令前者没想到的是,这次行动却吃了大亏,拉杜耶夫也至此交上了霉运。

二、折戟基兹利亚尔

1996 年 1 月 8日晚,萨尔曼•拉杜耶夫亲率几百名武装分子,越过车臣边境,大摇大摆地进入了达吉斯坦共和国的基兹利亚尔市。次日凌晨5时45分,拉杜耶夫带人出其不意地占领了当地的两所医院,把千余名医护人员、病人,以及附近居民楼的居民都劫持为人质。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俄军此时才如梦方醒,大批军警迅速赶到了现场,并立即与拉杜耶夫及其手下展开了激烈的交火。仗着有千名人质作盾牌,拉杜耶夫威胁如果俄军不撤离车臣,他们就将杀死所有人质。为了保证所有人质的安全,俄军被迫停止了进攻,开始与武装分子展开谈判。

谈判中,俄方派出的代表严词拒绝了拉杜耶夫的无理要求,并告诫后者只有释放人质,全体人员才能平安回到车臣。同时还警告说如果有任何人质被害质被伤害,那么军民一定会让拉杜耶夫等人血债血偿。

碰了钉子的拉杜耶夫灰溜溜地下令释放大部分人质,并请求政府提供交通工具,以便他和其他人安全离开。10日凌晨,拉杜耶夫释放了3000名人质,挟持165名人质,分乘11辆客车车开始撤往车臣境内。但他不知道的是,俄军为了消灭他,已经在郊外布置了伏兵。此时拉杜耶夫的撤离举动正好中了俄军的下怀,俄军决定尾随并在合适的时机下解救人质,击毙全部武装分子。

可狡猾的拉杜耶夫好像发现苗头不对,于是立即决定将全部车辆开往附近的五一镇,并在那里与俄军继续负隅顽抗,同时派出代表与俄军进行谈判,双方对峙了数日,谈判也不欢而散。为防止俄军发动突然袭击,拉杜耶夫将镇子内所有要道进行封锁,挖下大量地道,设置前沿阵地并布置大量地雷。期间由于谈判不成,拉杜耶夫下令处决了一些人质,此时的他已经是穷途末路,歇斯底里起来。

1月15日,失去耐心的俄军在空中与地面同时开始了对五一镇的攻击行动,多架米-24、米-8直升机和苏-25攻击机向城中展开大规模轰炸。一轮密集的炮火齐射后,"信号旗"特种部队与快速反应部队在装甲车的掩护下发起冲锋,迅速突破武装分子的防线,攻入镇中。而镇中武装分子则用手头的轻武器进行还击。

经过几天的不间断战斗,拉杜耶夫的手下大多都在猛烈的炮火中变成了田野里的肥料,少数人在拉杜耶夫的带领下开始向山区转移。期间自私的拉杜耶夫不顾及手下人的死活,将重伤员随意遗弃在战场上令他们自生自灭。但即使这样,拉杜耶夫的手下也是死伤殆尽,侥幸生还的拉杜耶夫有如丧家之犬一般逃回了车臣。

回到车臣的拉杜耶夫,被死去手下的家属大肆抨击,认为他的无能和自私让自己的亲人无故丧命。1996年3月的一天,当他外出返程途中,愤怒的家属持枪袭击了他的车队,他本人也被子弹打中了头部,连眼珠也被打了出来,最后经过紧急抢救才捡回一条命。

不解气的死者家属们给他起了个十分侮辱性的绰号——"妇科医生",形容他只会对手无寸铁的女人和孩子下手,而面对俄军却窝囊不已。为了安抚拉杜耶夫,杜达耶夫还煞有介事地给他一份奖励。不料却遭到了死敌巴萨耶夫的当面挖苦:"你为了获得这枚奖励,连自己的亲戚朋友都不顾了。"

三、难逃正义的法网

自从基兹利亚尔事件失败,本人也被报复后,拉杜耶夫的处境开始越来越不妙:曾经的老大杜达耶夫已经被俄军给炸死,已经没人为他撑腰护航了;此前名不见经传的阿斯兰·马斯哈多夫成了新任的老大,原本是死对头的巴萨耶夫也更加无所忌惮起来。

可以说,曾经风光无限的拉杜耶夫已经是墙倒众人推的局面了,虽然也在一些行动中看到拉杜耶夫的身影,但是他的手下却越来越少,想要再次东山再起已经变得十分困难了。

同一时期,俄军在战斗中节节胜利,收复了不少之前被武装分子控制的城镇,歼灭了大量负隅顽抗的武装人员。如何迫使对方投降,就成了俄军下一步的选择。经过多方考量,俄军和政府高层决定抓捕一些颇有名望的武装分子头目来逼迫其余人投降,而萨尔曼·拉杜耶夫正是名单上的第一位。

为此俄方在车臣内部进行了大量宣传攻势,并且成功策反了一位拉杜耶夫身边的保镖,该人向政府透露了大量消息:当格罗兹尼被俄军收复后,为了活命,拉杜耶夫使出了"诈死"伎俩,试图蒙骗俄军,但这些努力都没有让俄方上当,对于他的追捕也进入了最后阶段。

2000年3月10日,俄军侦察部队无意中发现了一支由数百名武装分子组成的武装团伙。侦察兵们发现这伙武装分子装备精良,组织严密。就断定一定有"大鱼"藏身其中,他们一边紧紧咬住敌人不放,一边将情况迅速通报上级。当晚,一支特别行动小组赶到车臣,经过严密的判断,断定这是拉杜耶夫的卫队,他本人一定躲藏在此,于是针对他的抓捕行动随即展开。

经过两天的部署,3月12日凌晨,拉杜耶夫与手下秘密来到一个亲戚家中过夜。正当所有人还在睡梦当中时,俄军抓捕小组破门而入,还没反应过来的拉杜耶夫被直接按在床上,成了阶下囚。据说当时拉杜耶夫被眼前突然发生的这一切吓得魂不附体,所以直到抵达莫斯科还没有醒过神来。

2001年12月25日,萨尔曼·拉杜耶夫及3名同伙被送上法庭接受审判,拉杜耶夫最终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一年后的12月15日,萨尔曼·拉杜耶夫因突发体内大出血,在监狱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终年35岁。

结语

萨尔曼·拉杜耶夫在多次侥幸逃脱后,最终难逃正义的制裁,暴死狱中。这样的因果报应也是这个歇斯底里的疯子的最好结局,任何推行暴力和恐怖行为的人都不应该成为英雄,都应该受到世人的唾弃。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