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楚之是什么人?刘裕为何要杀他?

纵横百科 6 0

  在两晋南北朝时期,当时的西晋司马政权被推翻后,一众皇室随后也就遭到了毁灭性的屠杀,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解读,接着往下看吧~

  众所周知,在刘裕取代东晋,建立宋后,对司马氏一族进行了大肆杀戮。作为司马氏的后裔,司马楚之不得已投靠了北魏太宗拓跋嗣,被封为征南将军兼荆州刺史,继续率兵征讨刘裕。

  (刘裕)

  这时的北魏,几乎已经将北方领土纳入其疆域之内。能对北魏构成威胁的,除了南方的刘宋以外,就只剩下北方的劲敌柔然。

  公元443年,北魏的第三位皇帝拓拔焘亲率大军对柔然发起了强攻。不想被柔然派人从背后偷袭,一把火烧掉了北魏的粮草辎重。拓拔焘无奈撤兵,镇北将军封沓临阵出逃,投降了柔然。


  第二年,北魏再次起兵征讨柔然。荆州刺史司马楚之被拓跋焘任命为督粮官,负责押运北魏军的全部粮草辎重。

  之所以派遣司马楚之担此要职,是因为拓拔焘吸取了上一次北伐的教训,对军队的粮草安全非常重视。他对司马楚之十分信任,相信司马楚之能保护好北魏军的粮草。

  有一天清晨,司马楚之的部下军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有一只运送粮草的驴子,居然被人割掉了一只耳。军官们反复调查了所有看管驴子的士兵,没有人承认是自己所为。将军们感到十分奇怪,又找不到原因。找不到也就算了,他们也没当回事。

  不过,有一位军官好奇,在给司马楚之的军情汇报中,顺带把这个情况上报给了司马楚之。希望由他做出研判,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汇报的司马楚之立刻警觉起来,他当机立断做出反应,命令士兵们行动起来,砍伐足够多的柳树建造城堡,然后把水浇在上面。

  当时正值北方的隆冬季节,水浇到柳树条上,在凛冽北风的肆虐下,很快就结上了一成厚厚的冰,一座闪闪发光的坚固冰城就此建成了。

  而后,司马楚之又命令士兵们把所有的粮草辎重放在城堡中间,并按照平常的演练,分散守卫在粮草周围。

  (拓拔焘)

  司马楚之刚刚布置好防守阵型,柔然军队就大军压境了。但他们面对的是一座被冰围墙高高包围起来的城堡,根本无法攀登,只得望城兴叹,灰溜溜地转身离去了。

  拓跋焘听到司马楚之的军情通报后,异常高兴,对司马楚之的临场指挥大加赞赏:“见微知著,巧妙退敌。”


  心细如发的司马楚之,不但成功保住了北魏大军的粮草,避免了再次被人偷袭的厄运,还被拓跋焘委以重任,升任为镇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云中镇大将、朔州刺史等,成为了北魏有名的边关大将。

  那么,仅仅凭借驴子丢失了一只耳朵,司马楚之怎么就能预测到柔然大军的到来呢?

  司马楚之“少有英气”,是晋宣帝司马懿四弟常司马馗八世孙。长大后,素有军事谋略,才华出众。当所有军官都对驴子少了一只耳朵熟视无睹时,司马楚之却能从中读出危险敌情。

  他认为,这肯定是柔然军队派出的探子所为,他们乔装打扮混进北魏军里,刺探军情,然后割下驴子的耳朵,拿回去作为凭证。

  而且,柔然军队之所以能这么轻易地找到北魏军的粮草所在地,肯定是得到了叛将封沓的情报。于是,司马楚之断定,柔然军队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偷袭北魏的粮草,才急中生智下令筑造冰城,以抵御柔然军队的进攻。

  实际上,司马楚之不但足智多谋,心细如发,还能“折节待士”。当初他起兵反抗刘裕时,东晋的很多有才能、有名望的人都纷纷来投,这源于司马楚之的礼贤下士。他虽贵为王族,却从不骄矜自傲,很多士人都愿意追随他讨伐刘裕。很快,司马楚之就在汝水、颍水一带招募起了一万多人的军队,时刻准备着给司马氏家族报仇。

  因此,在刘裕的眼里,司马楚之成了他的心腹之患,欲除之而后快。

  (司马楚之)

  后来,刘裕经过深思熟虑,打算采取暗杀的方式解决掉司马楚之。

  他找到一位名叫沐谦的杀手,予以重金,让他混进司马楚之身边,伺机下手。

  这位沐谦是一位有名的壮士,不但武功高强,而且胆识过人,他曾经帮助刘裕执行过几次刺杀任务,都完成得很不错,深得刘裕的信任。

  沐谦接受任务后,以投靠司马楚之的方式,来到他的军中,伺机接近并刺杀他。但沐谦发现,他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行刺机会,因为司马楚之的周围每天都有形形色色的人来投靠,他的厅堂中总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沐谦只好把匕首整日揣在怀里,每天都跑到司马楚之的住所寻找下手时机,但每次都失望而归。


  终于有一天,沐谦想出了一个接近司马楚之的方法,他装病躺在床上,以司马楚之礼贤下士的性格,一定会来看望他,这机会不就来了吗?

  果然不出沐谦所料,当司马楚之听到沐谦生病的消息后,心急火燎的跑到沐谦的床前,亲手为他端上了刚熬制好的汤药。沐谦将匕首藏在被窝里,一只手紧握着匕首,只要司马楚之一靠近,他就会将锋利的匕首瞬间刺入司马楚之的胸膛。

  但当司马楚之端来汤药时,沐谦突然发现,司马楚之的手背上有几个大水泡,便好奇地询问起了司马楚之:“主公手上的水泡从何而来啊?”

  “这是刚才给你盛汤药时不小心烫伤的。”司马楚之淡淡地回答道。

  一瞬间,沐谦紧握着匕首的手松开了,跳下床来对着司马楚之纳头便拜,还将事情原委毫无掩饰地告诉了他。司马楚之不但没有怪罪沐谦,反而极力挽留他留下来,让他做自己的侍卫。

  就这样,历史上一场最失败的刺杀行动诞生了,刺客居然成了刺杀对象的保镖。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