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昭德简介:唐朝众多宰相之一,出身于陇西李氏丹阳房

纵横百科 4 0

  唐朝(618年—907年),是继隋朝之后的大一统中原王朝,共历二十一帝,享国二百八十九年。等唐玄宗即位后便缔造了全盛的开元盛世,使唐朝达到全盛。天宝末年,全国人口达八千万左右。安史之乱后接连出现藩镇割据、宦官专权现象,国力渐衰。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李昭德(?-697年4月27日),京兆长安(今陕西西安)人,唐朝宰相,刑部尚书李乾祐之子。

  李昭德出身于陇西李氏丹阳房,早年以明经及第,历任御史中丞、陵水县尉、夏官侍郎等职。他在武周建立后以凤阁侍郎之职拜相,加授同平章事,后进拜内史。任相期间,打击酷吏,反对立武氏为太子,力保李唐皇室的皇位继承权。但因恃宠专权,引起朝臣不满,被贬为南宾县尉。

  万岁通天二年(697年),李昭德升任监察御史,结果被酷吏来俊臣与皇甫文备诬告谋反,斩于洛阳闹市。唐朝复辟后,追赠左御史大夫。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李昭德年轻时以明经入仕,累迁至御史中丞。他精明干练,有其父李乾祐的风范。永昌元年(689年),李昭德因事获罪,被贬为振州陵水县(在今海南)县尉,后被调回朝中,担任夏官侍郎。

  升任宰相

  天授二年(691年),洛阳百姓王庆之纠集数百民众,多次诣阙上表,请求武则天册立魏王武承嗣为皇太子。李昭德奉命诘责王庆之,竟然将其当场杖毙。他对武则天道:“自古没有侄子为天子,而为姑母立庙的。天皇是陛下的丈夫,皇嗣是陛下的儿子,陛下应将皇位传于子孙,以为万代之计。陛下的天下来自于天皇,若立武承嗣为太子,恐怕以后天皇不能享受血食。”武则天深以为然。

  长寿元年(692年),李昭德负责营建神都洛阳,筹划创建文昌台以及定鼎、上东诸门。当时,武承嗣担任文昌左相。李昭德进谏道:“武承嗣已然封王,不宜再任宰相。自古帝王,父子之间,犹相篡夺权力,何况姑侄?”是年七月,武则天将武承嗣罢为太子少保(虚衔),并任命李昭德为宰相,拜为凤阁侍郎、同平章事。

  延载元年(694年),李昭德升任检校内史,并以行军长史之职随薛怀义征讨东突厥。不久便因突厥退军,班师而回。

  遭劾被贬

  武则天执政时期,施行酷吏政治。来俊臣、侯思止等酷吏在朝中横行无忌,大肆陷害忠良,以致百官畏惧。李昭德多次当廷参奏酷吏枉法,大挫酷吏气焰。当时,李昭德倚恃皇帝信任,独揽朝政,经常意气用事。豆卢钦望、韦巨源、杜景俭、苏味道、陆元方虽同为宰相,但都依附李昭德,不敢纠正他的过失。

  李昭德的跋扈行为也引起很多朝臣的不满。鲁王府功曹参军丘愔上疏弹劾道:“长寿年以后,陛下委任李昭德,让他参与机密,决策朝政。一些有利于国家的事,他事先不参与商议,待到已批示将要推行时,才另提出不同意见,显露出独断独行,以此表现自己。天下重任不可轻易委托于人,应该防微杜渐。如果大权旁落,再要收回就困难了。”

  后来,长上果毅邓注写了一篇《硕论》,详细述说李昭德专权的事实。凤阁舍人逄弘敏立即将此文上奏皇帝。武则天因此对李昭德起了憎恶之心,对宰相姚璹道:“如果事情真的像群臣所弹劾的那样,李昭德实在是有负于国家。”是年(694年)九月,李昭德被贬为南宾县(治今广西灵山西南)县尉。豆卢钦望等五位宰相也受到牵连,全部被贬为州刺史。

  斩于闹市

  万岁通天二年(697年),李昭德被召任为监察御史,结果又遭到来俊臣的陷害,被诬告谋反。秋官侍郎皇甫文备(一作皇甫丈备)曾受到李昭德的羞辱,也与来俊臣一同诬陷李昭德。武则天遂将李昭德下狱。来俊臣随后不久也被告发下狱。是年六月丁卯,李昭德与来俊臣被一同斩于洛阳闹市。

  神龙二年(706年),唐中宗追赠李昭德为左御史大夫。

  建中三年(782年),唐德宗又追赠李昭德为司空。


  人物评价

  丘愔:其干济小才,不堪军国大用。直以性好凌轹,气负刚强,盲聋下人,刍狗同列,刻薄庆赏,矫枉宪章,国家所赖者微,所妨者大。天下杜口,莫敢一言,声威翕赫,日已炽盛。……臣观其胆,乃大于身,鼻息所冲,上拂云汉。近者新陷来、张两族,兼挫侯、王二仇,锋锐理不可当,方寸良难窥测。(《陈李昭德罪状疏》)

  李显:故李昭德勤恪在公,强直自达。立朝正色,不吐刚以茹柔;当轴励词,必抗情以历诋。墉隍府寺,树勣良多,变更规模,殁而不朽。道沦福善,业亏嫉恶,名级不追,风流将沫。式旌坏树,光被幽明。(《赠李昭德左御史大夫制》)

  张鷟:李昭德志大而器小,气高而智薄,假权制物,扼险凌人,刚愎有余,而恭宽不足,非谋身之道也。

  刘昫:昭德强干为臣,机巧莅事,凡所制置,动有规模。武承嗣方持左相权,将立为皇太子,寻更所任,复寝其谋,咸由昭德之言,能拒则天之旨。又观其诛侯思止,法王庆之,挫来俊臣,致朋党渐衰,谀佞稍退。又则天谓承嗣曰:"我任昭德,每获高卧,代我劳苦,非汝所及也。"此则强干机巧之验焉。公忠之道,亦在其中矣。不然,则何以致是哉!若使昭德用谦御下,以柔守刚,不恃专权,常能寡过,则复皇嗣而非晚,保臣节而必终。盖由道乏弘持,器难苞贮,纯刚是失,卷智不全。所以丘愔抗陈,邓注深论,瓦解而固难收拾,风摧而岂易扶持。自取诛夷,人谁怨怼?

  宋祁:昭德、顼进不以道,君子耻之。虽然,一情区区,抑武兴唐,其助有端,则贤炎远矣。

  个人作品

  《全唐文》收录有李昭德的奏疏一篇:《请建皇嗣疏》。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