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哲宗在位期间,有哪些成就与作为?

纵横百科 7 0

  赵煦,即宋哲宗,原名赵佣,宋神宗赵顼第六子,生母是钦成皇后朱氏,北宋第七位皇帝,在位共15年,下面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元丰八年(1085年),被立为太子,同年即位,年仅十岁,由祖母太皇太后高氏(高滔滔)临朝听政。元祐八年(1093年),高氏去世,赵煦开始亲政。在位时,下令绍述并实施元丰新法,罢旧党宰相范纯仁、吕大防等,起用章惇、曾布等新党。在军事上重启河湟之役,收取青唐地区,并发动两次平夏城之战,使西夏臣服。1100年,赵煦病逝,年仅二十五岁,谥号宪元显德钦文睿武齐圣昭孝皇帝,庙号哲宗,葬于永泰陵。

  主要成就

  政治

  赵煦在高太后生前就对她一味废罢新法、打击新党的作为不满,想继承神宗遗志推行新法,亲政后不久即恢复新党主将章惇、吕惠卿的阶官、职名。元祐九年(1094年)二月,首倡“绍述”的邓润甫、李清臣同时任执政。四月,赵煦改年号为绍圣,明确宣示继承神宗改革事业,反对新法的执政苏辙被贬出任知州,袒护苏辙的首相范纯仁也被贬出任知府。章惇成为首相,曾布入主枢密院,蔡卞、许将、黄履等先后任执政,林希任同知枢密院事,变法派控制了朝政。

  新党执政后,各项新法先后恢复,并根据神宗时推行新法的弊病,作了些改进,以便于推行;但也采用一些元祐时制定的法规。元符元年(1098年)八月,章惇进呈《新修海行敕令格式》时,“其间有元丰所无而用元祐敕令修立者”。以致哲宗询问章惇等:“元祐亦有可取乎?”最终“取其是者修立”。这反映出章惇为首的改革派,不像元祐时旧党那样,对熙宁、元丰时的政令采取一味排斥的态度。当时的政治也比较清明,如哲宗亲政的七年,章惇独相,“不肯以官爵私所亲,四子连登科,独季子援尝为校书郎(从八品),余皆随牒东铨仕州县,迄无显者”,就是很好的例证。

  但在打击旧党方面,新党的做法有过之而无不及。旧党的重要官员吕大防、刘挚、苏辙、梁焘相继被贬往广南东路(今广东)。已被贬为知府的范纯仁还曾上奏论救,以致最终也被贬往永州(今属湖南)。司马光、吕公著终于被夺谥毁碑。此外,韩维、苏轼、程颐等数十人也被相继贬官。元符元年(1098年)六月,蹇序辰、安惇请求设“看详诉理文字所”(诉理所),对元祐初的诉理案件进行复查,这将扩大打击旧党成员,章惇闻言,迟疑未应,蔡卞即刻“以二心之言迫之”,章惇默然无言,于是“即日置局,士大夫得罪者八百三十家”。这种做法,逞快一时而贻害无穷,诚如《宋史·哲宗纪》所说:“党籍祸兴,君子尽斥,而宋政益敝”。


  在哲宗亲政时期,打击守旧派愈演愈烈,成为主要政事,而不是集中精力进行改革,其情况同守旧派当政的元祐时期相类似,新旧党争始终未能解决,北宋政权遂逐渐走向衰落。与此同时,经济上绍述虽以恢复新法为号召,实质上只是恢复元丰年间实施的条例,熙宁新法注重发展生产的内容被阉割了,而在抑制兼并势力等方面,比起元丰来更大为倒退,社会改革的进步性质丧失殆尽。

  军事

  元祐年间旧党回朝,摒弃了新党开边政策。为巩固边防,宋廷采用折衷路线,退还米脂、浮图、葭芦、安疆四寨,企图向西夏示好。但西夏后族梁氏执意通过军事胜利来巩固权力,求和的意愿不甚明显。故而,宋廷开始重新思考如何设定边防战略。

  元祐六年(1091年)二月,环庆路战区主帅章楶获除提出“浅攻之计” [35] 。他认为“大抵战兵在外,守军乃敢坚壁”,主张一旦探知西夏入侵,帅府应即下令各将兵马出城,“择利驻劄,高险远望,即不聚一处。贼马追逐,又令引避”。那样,敌军有后顾之忧,便不能从事持续的攻坚或抄掠。西夏若敢长躯深入,则宋军可扼其退路伏击。

  在这种思想的指挥下,章楶等人开展了一系列战事:

  洪德城战役:元祐七年(1092年)十月,西夏梁太后率领号称数十万的大军亲征,沿马岭水(今环江)发动强大攻势,围环州(今环县)及乌兰、肃远、洪德、永和等寨。章楶先派皇城使折可适等部约一万移师马岭,与庆州方面分头控扼,另派人在环州近城百里的水源下毒。后又派兵五千赴援环州,准备对西夏的反击。折可适探得西夏退兵后,便领军前往洪德城。在西夏主力从环州撤围时,在撤退路旁设伏,待西夏“前军已远,中寨方来”时发兵出击,截断西夏军,使西夏大败,梁太后仅以身免。此役,宋军斩得首级千余,坠崖及被毒死者无法统计,缴获马六百余匹、驼九百余匹。

  第一次平夏城之战:元祐八年(1093年)到绍圣二年(1095年),宋廷重新调动陕西前沿的人事任命。新党强硬派吕惠卿当上鄜延路经略使,孙路继任河东路经略使;武将王文郁成为熙河路经略使,章楶出任泾原路经略使;开封方面,朝廷重建了战时政府和战区指挥体系。绍圣三年(1096年),吕惠卿在五十日内组织了十四次小规模的出击行动,激起夏人反扑。在同年末的延安府一役,西夏集结五十万大军,分兵三路,意图击溃鄜延路的军事力量。吕惠卿成功保卫延安府,使夏军转而攻陷金明寨,杀死近三千名宋军。是役以西夏的战术胜利而结束。但以五十万人杀死不到三千名宋军,战果微不足道。正当西夏集中兵力攻击鄜延路时,熙河路经略司便趁机构筑女遮谷的防御工事,保护贯通通远军到兰州的路线。绍圣四年(1097年)初,章楶一面派军筑城,一面命各路佯攻,分散西夏军注意力。西夏与获得支援的泾原路宋军在近天都山的石门口交战,但被击败。宋军在建筑石门城和好水河的二十二天工程中,能进一步控制附近有利地带。竣工后,这两座城名为平夏城和灵平寨。


  第二次平夏城之战:由于西夏军的败退,陕西五路收复自元丰八年(1085年)后失去的堡寨,并在西夏境内构筑一系列防御工事,建立数道防线,以逐步推进的方式,蚕食西夏土地,甚至威胁到西夏的农耕地。元符元年(1098年),梁太后统领声称超过百万(实际上只稍多于三十万)西夏的军,向“视诸垒最大,郭成最知兵”的平夏城展开猛烈的攻势。六路统军嵬名阿埋负责包围平夏城,西寿监军司妹勒都逋则奉命拦截宋方援军。在他们的指挥下,西夏军队同时包围六座新近建成的宋军堡寨。不过,西夏围攻平夏城长达十三天,始终不能攻克,只得连夜撤退,被宋军伏兵重创。章楶派骑兵渗入天都山,擒获包括嵬名阿埋、司妹勒都逋在内的三千余人,缴获牛羊十万头(只)。同时,宋军蕃将李忠杰也组织骑兵渗入剡子山,袭击卓罗监军司的大本营,统军仁多保忠仅以身免。 [36] 在辽朝的调停下,赵煦允许西夏的求和,宋方则在前线加紧修筑了横山和天都山的防御工事,沿横山绵延超过三百里,将党项人驱赶到沙漠地带。至元符二年(1099年)秋,泾原和熙河两路完成会州及其余三座堡寨的工事,重新确认从兰州经黄河到会州,再沿天都山北峦穿过没烟峡,最后抵达平夏城的领土。同年底,双方和平,宋夏新疆界确立。

  《宋史》编修者评说:“夏自平夏之败,不复能军,屡请命乞和。哲宗亦为之寝兵。楶立边功,为西方最。” 足以标志着赵煦一朝在外交和军事上的成就。

  河湟之役

  赵煦亲政之后,决定重启河湟之役,对青唐唃厮啰政权出兵。综合陈均 《九朝编年备要》等史籍记述,及赵煦亲政后的情况判断,王赡、王厚因青唐吐蕃内部出现分裂,利用宋廷“绍述” 的有利时机“同献议复故地”,并得到宰相章惇的全力支持,才使宋廷决定重新出师。

  北宋在河湟地区的军事活动从元符二年(1099年)六月正式展开,至元符三年(1100年)三月宋廷政局再变,诏弃鄯州、湟州“以畀吐蕃”,历时近十个月。

  宋方从一开始攻城掠地即比较顺利, 基本上占据主动地位。邈川“部属繁庶,形势险要,南拒河州,东拒兰州,皆二百里”,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宋军于元符二年(1099年)六月出师。七月,副将王赡领军率先渡过黄河,先下陇朱黑城,顺利攻取邈川。八月,吐蕃首领瞎征自青唐脱身来降。吐蕃“宗哥酋舍钦脚求内附,赡遣禆将王咏率五千骑赴之。既入,而诸羌变,咏驰书告急,王厚使高永年救之,乃免”。王厚的有力配合确保了整个战役的顺利进行。九月,王赡占领青唐,宋以青唐为鄯州,以邈川为湟州。但宋军占领河湟后,遭遇吐蕃反抗,后方供应不继,于次年开始撤出河湟。


  文化

  元祐更化时期,旧党恢复熙宁变法时期废止的“诗赋取士”,定制以诗赋、经义两类取进士。到赵煦亲政后,完全恢复新法,“诏进士罢诗赋,专习经义,廷对仍试策”。在科举中更以策论试题明确表示朝廷的主张,以应试者是否斥责元祐主政者司马光等来定弃取,开了党争直接干预科举的先河。

  赵煦在位期间,水利、科技等方面都有所发展,颁布高丽所献《黄帝针经》,向高丽输送《册府元龟》,进行文化科技交流。

  外交

  辽朝

  元丰八年(1085年),神宗崩逝;元祐八年(1093年),高太皇太后逝世,宋方皆遵循成例,告哀于辽朝,辽方亦遣使吊祭。并曾遣使祝贺赵煦即位。

  在元祐、绍圣时期,宋夏频生摩擦,辽朝则居于一种调停的姿态。

  西夏

  元丰八年(1085年),西夏遣使进助神宗山陵马;宋方因“夏国主母卒”,遣使吊祭。元祐元年(1086年),夏人遣使祝贺赵煦即位。夏惠宗李秉常死后,夏人遣使告哀,宋廷亦遣使往吊,并于元祐二年(1087年)正月封李秉常子李乾顺为“夏国主”。

  但自元祐二年(1087年)初,西夏开始对宋发动小规模进攻,宋廷亦认为“夏国政乱主幼,强臣乙逋等擅权逆命”,于是诏令诸路帅臣严兵守备。朝臣同意将西北的浮屠、安强、葭芦、米脂等四寨放弃给西夏,以试探西夏方面的和平意愿,但战争仍在继续,夏人屡次犯边。至赵煦亲政后,采取强硬姿态,主动发动攻势,夏人被迫谢罪,但宋廷“却其使不纳”。经辽朝调停后,宋方同意议和,使西夏重新臣服。

  河湟吐蕃

  元丰八年(1085年),加青唐(今青海西宁)唃厮啰首领董毡(董毡已死,实为其养子阿里骨掌权)为检校太尉,次年又承认阿里骨的地位,命他袭任河西军节度使、邈川(今青海乐都)首领。

  随后,阿里骨开始觊觎熙河土地。元祐二年(1087年),河湟首领结咓龊入熙河,以图收复故土,被击败[11]。宋将种谊收复洮州,擒获青唐大将鬼章青宜结。次年初,阿里骨奉表认罪,并再次入贡,得到赦免。

  元祐五年(1090年)、元祐七年(1092年),阿里骨均遣使入贡。绍圣元年(1094年),进献狮子。次年再入贡。

  绍圣四年(1097年),宋廷册封阿里骨之子瞎征为河西军节度使、邈川首领。元符元年(1098年),瞎征遣使入贡。次年,宋将王赡攻取邈川、青唐,招降瞎征。

  西南蕃

  元祐二年(1087年)、元祐三年(1088年),“西南蕃”两次遣使进贡。西南五蕃(龙蕃、张蕃、程蕃、罗蕃、韦蕃)频繁遣使入贡。


  高丽

  元丰八年(1085年)、元祐五年至七年(1090年—1092年),高丽宣宗王运四次遣使进贡,宋廷亦曾回赐器物。元祐八年(1093年)正月,宋廷将高丽所献的《黄帝针经》颁行天下。

  元符元年(1098年),高丽肃宗王颙遣使进贡。元符二年(1099年),宋廷“诏许高丽国王遣士宾贡”。

  西域(含中西亚)

  吞并于阗国的喀喇汗王朝(即宋方史籍所称的于阗、黑汗)与宋廷一直保持着友好关系,往来不绝,在赵煦在位期间,双方往来频繁:元丰八年(1085年),黑汗进贡狮子,被宋廷婉拒。次年,宋廷回赐器物。年底,黑汗再次进贡。元祐二年(1087年),宋廷加赐其金带、锦袍、器币等。元祐三年(1088年)、元祐四年(1089年),黑汗两次入贡。元祐四年(1089年),邈黎国(一说即西亚木剌夷国)使者携“于阗国黑汗王”等入贡。绍圣三年(1096年),黑汗与龟兹国一同来贡。绍圣四年(1097年),黑汗王自称进攻西夏三州,派其子入贡奏禀。

  元丰八年(1085年)、绍圣三年(1096年)及元符二年(1099年),大食(应指阿拉伯帝国)遣使“入贡”。元祐三年(1088年),位于印度马拉巴尔海岸的麻离拔国遣使入贡。

  拜占庭帝国

  据称,元祐六年(1091年)二月,拜占庭帝国(中国史籍称拂箖国)遣使到访。

  东南亚

  元丰八年(1085年),加交趾国王李乾德(越南李朝仁宗)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元祐二年(1087年),李乾德遣使进贡。三个月后,宋廷进封李乾德为南平王。元祐六年(1091年),宋廷赐李乾德“袍带、金帛、鞍马”,并加实封食邑,李乾德亦再遣使进贡。绍圣二年(1095年),李乾德遣使进贡。

  元祐元年(1086年)、元祐七年(1092年),占城两次遣使进贡。

  元祐三年(1088年)、元祐五年(1090年)、元祐六年(1091年)及绍圣元年(1094年)、绍圣二年(1095年),室利佛逝四次遣使入贡。

  艺术

  赵煦善书法,陶宗仪在《书史会要》中称其“翰墨亦佳”。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