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宋仁宗曹皇后是个怎样的人?她才貌双全颇具胆识

纵横百科 5 0

 电视剧《清平乐》中曹丹姝的历史原型就是宋仁宗赵祯的皇后曹氏,至于历史上曹氏是否名丹姝并无记载。接下来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曹氏(1016-1080 年)宁晋(今河北宁晋)人,谥号慈圣光献。曹氏十八岁奉诏人宫,第二年九月,册立受封为皇后。

  宋代历史上对皇后的出身要求不是很高。但曹皇后出身官宦世家,其祖父曹彬更是北宋的开国元勋。曹氏从小耳濡目染受到良好的教育,长大后才貌双全颇具胆识。

  但是这样英明贤德的曹氏入宫以后并未深得仁宗垂怜。1048年,就是庆历八年闰正月十八的晚上,宋仁宗好不容易留宿于曹皇后宫中,本打算鸳梦重温,不料却发生了历史上著名的夜半宫乱事件,差点呜呼哀哉。

  却说这天夜里亲军武官颜秀等四人酒后突入禁中作乱,见人就砍,一直找到仁宗与皇后就寝的坤宁宫门外。

  宋仁宗与曹皇后睡至夜半,突然听见宫外一片嘈杂之声,期间还夹着宫人的惨叫声,顿时好梦惊飞。

  宋仁宗跳下床就要往外跑,被曹皇后一把抓住,然后关上门对宋仁宗说:“皇上若是此时出去,身边没有护卫, 万一惨遭毒手,天下黎民百姓该怎么办啊?”宋仁宗觉得有理才回到寝殿,幸免于难。宦官何承用怕皇帝受惊,谎称是乳母殴打小宫女弄出来的怪声。曹皇后一听,心生愤怒,正色喝道: “反贼在殿下杀人,皇上正想往外跑,你还敢胡说!”

  但此时的宋仁宗已惊慌失措,反倒是曹皇后处变不惊,一面派人速召卫土护驾,一面命令宦官们提着水桶跟踪反贼以防中纵火。

  然而在这危急时刻,人人畏缩不前,都想自保。于是曹皇后立即下旨:“平贼后论功行赏”。由于天黑难以辨认,曹皇后就亲自剪下一绺愿意出力的宦官的头发作为论功行赏的凭据。

  宦官们听了,心知退缩也没有好下场,重赏之下还不如搏一把呢!于是个个奋勇 与赶到的卫队一 起剿灭了反贼。

  不过此事疑点重重,事后,曹皇后并未因此而受封赏,反倒是王楚然饰演的张妼含张美人因半夜闯到坤宁宫护驾有功而被封为贵妃。

  曹皇后一生经历了北宋王朝的两次变法,辅佐了宋仁宗、 宋英宗、宋神宗三任皇帝。

  据史书记载,神宗即位后,立志发愤图强,重用王安石实行变法。

  然而不幸的是,宋神宗与王安石所倚重的变革大臣一个个都不是堪当大任之辈,甚至还有一部分是贪官污吏。但是王安石在新政推行举步维艰不见效的情况下,依然不肯回头仔细深思这其中的原因,提出了更加激进的变革新政。一时之间王安在朝廷上大有专断之势,颇有结党营私之嫌疑。

  深居后宫的曹后,在经历了宋仁宗时范仲淹的“庆历新政”之后,对其中的利害之处早有警觉,她最担心的就是朝延上只有一种声音, 这样大臣之间无法做到制衡、进而会危及到皇权。

  曹太皇太后将宋神宗叫至跟前劝说他:“ 为何新政在推行上如此困难,还不见成效,不但没为江山社稷打开新的局面,反而让民怨沸腾?新法是有其弊端的,现在民间深怨青苗法和募役法,难道皇帝不该想想吗?”可是,一心励精图治的宋神宗却没有听进曹太后的一番肺腑之言,仍旧支持激进的新政。

  政策上的劝说宣告无效,曹后转而致力于人事问题,以此维系朝政的平衡。不至于出现向改革派一边倒的情形。常言道,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就在曹太后努力维持朝堂的平衡之时,“乌台诗案”爆发,可谓雪上加箱。

  1079年, 在欧阳修、韩琦、富弼等名臣相继因反对变法而被贬黜之后,轰动朝野的“乌台诗案”爆发了。苏轼由于对新政不满,写诗讽谕,被变法派投机政客李定等人弹劾,诬告他诽谤皇上。于是苏轼祸从天降,银铛入狱,门生故旧多受牵连。

  面对这样的情况,曹太后心急如焚,怎奈自己年事已高,又身体染疾,几乎是命危,可是她依旧以江山社稷为重,弥留之际的曹后,把宋神宗叫到病榻前说:“当年仁宗在科举考试中得到苏轼、苏辙两兄弟,高兴地对我说: ’皇后, 我替子孙觅得了两个宰相之才。’现在苏轼入狱,你怎知不是仇人中伤呢?就算他的诗有所不妥,也只是小过错,不可伤了朝廷的中正平和之本。”宋神宗听了,点头称是,于是将苏轼流放,苏轼性命由此得以保全,乌台诗案也告一段落。

  王安石的新政触动了贵族的利益,但爱惜人才的曹太后并没有责怪王安石,反而想保住王安石以图后计。曹太后也叮嘱神宗:“王安石的确有才学,可惜仇人太多,你若真爱惜人才,不知让他暂时离京外任。”可见, 就知人善任这点上,曹太后具有非凡的政治才能。也正是太后的才能,保住了在变法中动荡不安的北宋赵氏王朝的皇权。

  曹皇后十八岁嫁给仁宗赵祯,为皇后多年,可惜久无子嗣。于是,景佑二年(1035年),宋仁宗决定把四岁的侄子、濮王赵允让的十三子宗实接入宫中由曹后扶养,作为继嗣。巧合的是,曹皇后把她妹妹生的女儿高滔滔作为养女也养于宫中。高滔滔与宗实同岁,两人在曹后身边结伴玩耍,感情甚好。

  当时宫中称高氏为“皇后女”,宗实为“官家儿”。有一天,仁宗对曹后说:“吾夫妇老而无子, 前些年十三(宗实)、滔滔同养宫中,现在都已长大,不如我为十三,你为滔滔主婚,使他二人结为夫妇,这样,岂不是件喜事!”

  曹后欣然同意,这也正是曹皇后内心所想的。于是,庆历七年(1047年) ,年已十六岁的高氏与赵宗实结婚,当时宫中称“天子娶妇,皇后嫁女”一时传为美谈。正是这一对由曹皇后亲手培养起来的皇上皇后,继承了这北宋的江山。

  赵宗实改名赵曙继位登基,功劳最大的其实是曹皇后,虽然宋英宗在位时间不长,但是也充分证明了宋英宗是一代仁君,曹皇后在储君的选择上,还是很有眼光的。

  嘉佑八年( 1063年)三月的一天夜里,宋仁宗突然病危。一更天,把曹后召来时,宋仁宗已不能讲话,只用手指着自己的心,不一会儿,就驾崩了。

  自古帝王驾崩,君王更替之时都是最容易发生政变的,熟读历史书籍的曹皇后又怎会不知?为了保证朝廷政权平稳过渡,曹皇后强忍住丧失夫君的痛苦,当机立断地密召两府,让他们黎明入宫。

  为了封锁宋仁宗驾崩的消息,她决定在三更天仍令宦官向宋仁宗进粥,四更时还召御医,并命人看守。她传旨下去,宫门一律不得开启,并亲自掌管各个宫的钥匙,生生将宋仁宗驾崩的消息封锁,防范了一场政变的发生。

  第二天大早,召皇子赵曙继位。赵曙惊叫道:“某不敢为! 某不敢为!”说着转身就往外走,曹皇后见状,深知如果让太子离开,定会引起朝变,于是命令韩琦抱住太子,命人给太子解发戴冠,穿上御衣龙袍,立为新君,是为宋英宗。

  曹后被尊为皇太后,高氏随之人宫,被立为皇后。等到太子登基为帝,由此朝政顺利过渡。值得一提的是, 曹后临终前,曾交给神宗两个封闭甚严的锦盒,并告诚他:“等吾死后你再打开!”曹后逝世,宋神宗打开木匣,见里面装的全是宋仁宗时,反对选立英宗为皇的奏章。

  可见,就连神宗的皇位,也有曹皇后的汗马功劳在里面。

  曹皇后的出身比较好,在一直怕外戚干政的北宋王朝,这其实是一个劣势, 身为皇后的曹氏深知其中的利害, 所以对这方面她一直都是严于律己, 不敢越礼半点,以求曹氏一门太平。

  据史料记载,册封皇后的当天,她的叔权曹琼上奏,辞谢了皇帝的封赏,弟弟曹仪也自请辞 去了军职。

  曹皇后不希望自己曹氏一门也惨遭汉高祖皇后吕氏灭门的痛苦。所以自从入宫为后就再也不曾单独和娘家人见面,即使见面也定要有外人在场,这样才能避免嫌疑,不给旁人落下话柄,对自己的亲弟弟曹仪也不例外。

  曹皇后晚年,曹仪入朝,神宗想让曹后姐弟见面叙旧,曹后只得答应,但要求由神宗带弟弟来。

  当年迈的姐弟俩见面后、 神宋便起身离开,想让他们畅叙手足之情。没成想他前脚出门,曹后就对弟弟说:“皇上已去,这里也非你久留之地。”说着,让曹仪也离开 了后宫。

  相传,曹皇后的弟弟便是传说八仙中的曹国舅,又叫曹景休。当时其弟曹景植因不法杀人而获罪,曹国舅耻于见人,因而隐居山岩,葛巾野服,矢志修道。

  当然.这都只是民间传说而已。

  英宗即位不几天,突然发起了精神病,不能管理朝政。于是,朝廷大臣请皇太后于内东门小殿垂帘听政,暂且处理军国大事。曹后垂帘时,只在偏殿,每日往往有内外奏章十几份,她都能一一记其纲要。而且她从来不专断。有什么大事都要召集几个大臣共同决策。

  治平元年( 104)五月英宗病愈,韩琦想让曹后撒帘归政。便取来十多份奏章请英宗批答,然后又向曹后复奏。曹后见英宗政事处理允当,知道自己可以归还朝政了。于是, 曹后道:“老身早该安养深宫,每日在此重帘,实在是不得己的事。”说罢,起身退走。可见她是多么深明大义,气度非凡,颇具魄力。

  治平四年( 1067年),仅做了四年皇帝的英宗病死皇宫,儿子赵赵顼即位,是为宋神宗。宋神宗与曹太后的感情极为融治,胜过亲生的祖孙之情。宋神宗即位,尊母亲高后为皇太后,居宝慈宫,曹后为太皇太后,居庆寿官。在神宗时期,两宫太后相处甚好,高后处处追随曹后,堪称亦步亦趋。

  有一天,神宗让人制作了一辆装饰精美的车辇送给曹后,曹后坐上后,神宗与母亲高太后左右扶持,这使曹后大为开心。她笑眯眯地说:“皇上和皇 太后为我扶撵,有谁能比得上这种尊贵呀!守在曹家未出嫁时,连想都不敢想呢!”待曹后死去之后,宋神宗为她服丧三年,尽孝至极。并破例把曹仪封为济阳郡王、曹氏晋官者有四十余人。

  历来后宫争宠是在所难免的,而曹皇后却从未与其他嫔妃争过一次宠。仁宗时,张贵妃仗着得宠,越礼提出要借皇后的仪仗出游,而曹皇后并不介意,为了保持后宫和谐,曹皇后就答应将自己的仪仗借给张贵妃。不明事理、得意忘形的张贵妃还以为曹皇后对自己有所忌惮,回宫后向宋仁宗炫耀,宋仁宗十分生气,狠狠地训斥她扰乱礼仪,内心也更加钦佩曹皇后的深明大义,气度非凡。

  曹皇后出身将门,熟读经史,善飞白书(书体之一),谦谨节俭。她亲自带领宫嫔们在苑内种植谷物采桑养蚕。史书记载她“性慈俭,重稼穡”。

  曹氏在皇宫中四十五年如一日,清康德厚,仁意爱人,格守“母仪”清规,高风亮节,垂范后世,被后世所敬爱尊重,是北宋的一代贤后。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