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刘整没有投降元朝的话 南宋灭亡会不会推迟

纵横百科 3 0

如果南宋名将刘整没有投降元朝的话,即使南宋朝廷已经腐败不堪,那也不会灭亡的如此之快!

(宋末元初的名将刘整)

刘整投降蒙古的起因背景

刘整投降元朝,是不得已而为之。刘整投降元朝,是有一个复杂的心路历程的:

刘整是南宋抗击蒙古战争中的一员骁将。他智勇兼备,屡建奇功;在一次战斗中,刘整表现突出,被南宋名将孟珙惊呼其为“赛存孝”,把刘整比作五代时期的猛将李存孝。由此可见,刘整是一员多么难得的骁勇战将。

但是,刘整因为屡立大功,不断升迁,引起了南宋大将吕文德、俞兴的猜忌不满;他们对刘整多方打压排斥,甚至准备诬陷迫害刘整。

恰在此时(1260年),刚刚作了宰相的贾似道,为了立威军中,震慑诸将,就在军中实行“打算法”。

所谓的“打算法”就是核实军费开销,整饬不驯武将。在当时南宋的武将边帅中,虚报开支,大吃空额,已是公开的秘密;这也造成军费支出不断高涨、国家财政支出巨大。此举对理清财费、整顿军政固然有积极作用,但其背后的真实意图却是贾似道要在军中立威、排斥异。因而“打算法”一开始执行,打算者与被打算者之间就明显夹杂着个人恩怨。

贾似道妒贤嫉能,他把自己所不满的武将,像向士璧、曹世雄等人都指控为有贪污的嫌疑,列为打算的对象。这些大将都因此遭到拘禁,备受折磨;更为严重的是向士璧、曹世雄最后还被迫害致死。

这样一来,“打算法”就变了味,扰乱了军心,产生了将士离心的负面作用。

当时,刘整任职潼川安抚副使。他曾在泸州大败蒙军,他的上司四川制置使俞兴与其有私怨,仅仅把刘整的战功定为下等功;并且还在“打算法”中乘机报复刘整,诬陷刘整账目不清,贪污军费。

刘整私下求情,派人上诉;可是,都无济于事。随即刘整听说了向士璧、曹世雄等将领被害死的消息,大为惊恐。他明白自己恐怕也难以逃脱此劫。

1261年,为了活命,一狠心,刘整以泸州十五州府的地盘、三十万户的人口为投名状,投降了蒙古。

刘整的投降,严重改变了宋蒙双方在这一地区的力量对比,使战争形势开始不利于南宋。

刘整为蒙古献上了“缓攻四川,先取襄阳”的灭宋方略。

刘整在南宋抗击蒙古的各个战场上都作过战,他对双方的攻守得失最具发言权。所以,刘整的投降,更甚于明末洪承畴的降清。刘整在蒙古灭宋的战略决策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267年,刘整向蒙古统治者忽必烈献计,重金贿赂南宋鄂州军政长官吕文德,诱使吕文德同意在樊城外边设立榷场,双方进行互市,进行贸易往来。

然后蒙古借口为了防止榷场货物被盗,在沿汉水白河口、新城、鹿门山等地筑垒置堡。就这样,蒙古通过榷场互市、修筑堡垒的手法,在襄樊城外埋下了钉子,截断了襄樊的供给线。

刘整给忽必烈规划的灭宋方略大致可以归纳为:“欲灭南宋,先取襄阳;欲取襄阳,先占樊城”。

在刘整的运筹帷幄之下,1673年,蒙古攻破了樊城;樊城一失,襄阳孤立无援,无法坚守,守将吕文焕无奈之下,献城投降。

襄阳一失守,南宋基本上就大势已去,其灭亡的日子就已经不远了。

刘整对蒙古的另一个重大贡献,就是为蒙古训练出一支强大的海军。

都知道蒙古是内陆势力,根本就不懂得海战,而刘整的到来,改变了这种情况。刘整极力要求忽必烈建立海军。

《元史.·刘整传》记载说:“(中统)七年三月,筑实心台于汉水中流,上置弩炮,下为石囤五,以扼敌船。且与阿术计曰:‘我精兵突骑,所当者破,惟水战不如宋耳。夺彼所长,造战舰,习水军,则事济矣。’乘驿以闻,制可。既还,造船五千艘,日练水军,虽雨不能出,亦画地为船而习。”

在刘整的坚持之下,蒙古终于建立了一支海军部队。最后,正是这支蒙古海军,在崖山之战中,一举摧毁了宋将张世杰的庞大海军,彻底消灭了南宋。因此,刘整降元,对南宋的国防安全具有不可估量的破坏作用。

结语:如果刘整不受迫害,没有投降元朝,那么,南宋至少还能在维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吧。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