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世如何评价孙皓?他有哪些成就与轶事典故?

纵横百科 6 0

  孙皓,即吴末帝、归命侯,字元宗,幼名彭祖,又字皓宗,吴大帝孙权之孙,吴文帝孙和之子,三国时期东吴末代皇帝,在位共16年。下面趣

  孙皓在位初期,施行明政,后沉溺酒色,专于杀戮,变得昏庸暴虐,名声很大,惊动华夏,令晋武帝感到惶怖。 天纪四年(280年),东吴被西晋攻灭。孙皓投降后,被封为归命侯。太康五年(284年),孙皓在洛阳去世。

  主要影响

  政治

  孙皓即位后,采取了一系列的举措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一方面,他大行封赏,将迎立有功的丞相濮阳兴,加封侍中,兼领青州牧,左将军张布升为骠骑将军,加封侍中,又把吴国宿将施绩、丁奉升为左、右大司马,以拉拢臣子。另一方面,他发放粮食,救济穷人,从皇宫放出大量侍女让她们可以婚配,并放归宫中圈养的一些野兽,以一系列惠民政策来争取民心。当时人们都把他称为明主。但一段时间后,治国有成、志得意满的孙皓便显露出鲁莽暴躁、骄傲自满、迷信以及好酒色的一面,他设立诸多酷刑。他曾杀死或流放多名重要宗室,如杀害孙奉,流放孙霸二子,诛杀孙奋及其五子,杀死异母弟孙谦、孙俊等。对大臣,他也常常施以重刑,仅丞相一级的官员为例:除张悌在亡国之际战死外,濮阳兴被流放处死,夷三族,万彧被谴自杀,全家遭流放;陆凯死后数年,全家被处以流放。此外,孙皓非常迷信,常凭借运历、望气、筮卜、谶语之类的原因来决定如迁都、用兵、皇后废立等重大事件,并因此一直坚信自己将统一天下。


  行政

  孙皓时期,孙吴行政单位持续细分。266年,以零陵南部为始安郡,桂阳南部为始兴郡。 267年分会稽郡为东阳郡,分吴、丹杨为吴兴郡 [68] 。以零陵北部为邵陵郡。268年,分豫章、庐陵、长沙为安成郡。274年,又分郁林为桂林郡。

  军事

  孙皓在位期间屡次北伐晋朝,虽然曾在交趾和西陵大破晋军,但穷兵黩武耗尽孙吴国力,终在晋灭吴之战中一败涂地。由于孙皓统治残暴,屡有吴将倒戈,同时也导致民变四起。

  艺术

  孙皓富有才气,能吟诗,并有一定书法造诣,擅长行书、隶书、小篆和飞白,与曹操齐名,称为“魏帝笔墨雄赡,吴主体裁绵密” 。其书迹流传到唐代,书法家韦续把他的行隶,评为“下中”品。张怀瓘则在《书断》中将他的书法评为第三等。

  人物评价

  陈寿:皓之淫刑所滥,陨毙流黜者,盖不可胜数。是以群下人人惴恐,皆日日以冀,朝不谋夕。其荧惑、巫祝,交致祥瑞,以为至急。昔舜、禹躬稼,至圣之德,犹或矢誓众臣,予违女弼,或拜昌言,常若不及。况皓凶顽,肆行残暴,忠谏者诛,谗谀者进,虐用其民,穷淫极侈,宜腰首分离,以谢百姓。既蒙不死之诏,复加归命之宠,岂非旷荡之恩,过厚之泽也哉!

  万彧:皓才识明断,长沙桓王之俦也;又加之好学,奉遵法度。

  秦秀:以孙皓之虚名,足以惊动诸夏,每一小出,虽圣心知其垂亡,然中国辄怀惶怖。

  羊祜:孙皓恣情任意,与下多忌,名臣重将不复自信,是以孙秀之徒皆畏逼而至。将疑于朝,士困于野,无有保世之计,一定之心。平常之日,犹怀去就,兵临之际,必有应者,终不能齐力致死,已可知也。

  薛莹:皓昵近小人,刑罚放滥,大臣诸将,人不自保,此其所以亡也。


  吾彦:吴主英俊,宰辅贤明。

  李世民:王莽伪行仁义之道,有始无终;孙皓权施恩惠之风,有初无末。二子犹船之泛巨浪,毁在不遥,若驽马之奔千里,困其将至。

  朱敬则:若乃投井求生,横奔畏死,面缚请罪,膝行待刑,是其谋也。马上唱无愁之歌,侍宴索达摩之曲,刘禅不思陇蜀,叔宝绝无心肝,对贾充以不忠之词,和晋帝以邻国之咏,是其才也。纵黄皓,嬖岑昏,宠高壤,狎江总,是其任也。剥面凿眼,孙皓之刑;弃亲即雠,高纬之志。其余细故,不可殚论。听吾子之悬衡,任夫人之明镜。

  李德裕:孙皓虽骄奢极欲,残虐用刑,而自专生杀之柄,不牵帷墙之制,运尽天亡,而后夷灭。

  周昙:吴宫季主恣骄奢,移尽江南百媚花。一旦狂风江上起,花随风散落谁家。

  萧常:皓穷凶极恶,卒陨其业,非不幸也。

  丁耀亢:皓乘江东三世之资,恣重凶暴,以狂乐饮人而罔罪快刑,桀纣何加焉?至青盖入平湖,虽天运有终,而楼船铁锁,固皓为之獭也,佞能卒岁,后犹称其才也。不足观矣。

  蔡东藩:吴主孙皓,淫暴无道,已寓乱亡之兆,羊祜之决议伐吴,亦即取乱侮亡之古义耳。惟前时吴尚有人,内得陆凯之为相,外得陆抗之为将,故羊祜虚与周旋,未敢进逼。

  轶事典故

  恶人视己

  孙皓不喜欢别人看自己,朝臣觐见时,没有人敢抬头。丞相陆凯劝谏道:“君臣之间没有不相识的道理,如果发生不测,大家就不知道该如何寻找您了。”于是孙皓允许陆凯可以抬头看自己。


  以茶代酒

  孙皓每次大宴群臣,座客至少得饮酒七升,虽然不完全喝进嘴里,也都要斟上并亮盏说干。有位叫韦曜的酒量不过二升,孙皓对他特别优待,担心他不胜酒力出洋相,便暗中赐给他茶来代替酒。

  但孙皓是一个暴君,性嗜酒,又残暴好杀。当他对韦曜(别名韦昭)颇为欣赏时,可以酒席之间暗中作弊,偷偷地用茶换下韦曜的酒,使之得过“酒关”。

  韦曜为人却是耿直磊落,他可以在酒宴上暗地里玩些“偷梁换柱”、“暗渡陈仓”的把戏,但一旦事关国事,由一是一,二是二,实事求是。于是当他在奉命记录关于孙皓之父南阳王孙和的事迹时,因不愿意将孙和列入帝纪,触怒了孙皓,被杀头送了命。

  但是“以茶代酒”一事直到今天仍被人们广为应用,并称得上是一件大方之举、文雅之事,这无论是孙皓还是韦曜,都是始料未及的。

  讽贾充

  贾充对孙皓说:“听说阁下在南方挖人眼睛,剥人面皮,这是什么样的刑罚?”孙皓说:“有作为臣子却弑杀他的国君以及奸险狡诈不忠的人,就对他用这种刑罚。”这是在讽刺贾充杀害高贵乡公曹髦,贾充听后,沉默不语,非常的惭愧,而孙皓则脸色不变。

  此事另有一种说法:有一回晋武帝与王济下棋,王济问孙皓:“听说你在吴国时剥人面、刖人足,有这回事吗?”孙皓回答说:“作为人臣而失礼于君主,他就应当受这种刑罚。”其实是讥讽在皇帝面前坐姿不正的王济 。

  戏晋武

  司马炎派人把孙皓以及投降的吴人带来相见。孙皓上大殿向晋武帝叩头。晋武帝对孙说:“朕设了这个座位以等待你已经有很久了。”孙皓说:“我在南方,也设了这个座位以等待陛下。” [87] 三十年后司马睿果然又在建业建立东晋。

  司马炎问孙皓说:“听说南方的人喜欢做尔汝歌,你能作一首吗?”孙皓正在喝酒,乘机举着酒杯劝晋武帝喝酒说:”昔与汝为邻,今与汝为臣。上汝一杯酒,令汝寿万春!”晋武帝非常后悔让他作诗。 [88] 后来王歆之曾效仿此句,向刘邕道:“昔为汝作臣,今与汝比肩。既不劝汝酒,亦不顾汝年。”用来表达对后者轻视之意。

  掉包疑云

  建衡二年(270年),吴末帝因左夫人王氏之死过度悲伤几个月都没露面,而王夫人的葬礼豪华非凡。百姓苦外戚何氏的骄横久矣,故此民间传闻孙皓早已死去,在位的实际上是外貌酷似孙皓的何都。这次的葬礼实际上就是为了落葬真正的孙皓,又说孙氏的后代章安侯孙奋或上虞侯孙奉其中一个会夺回皇位,二人后来都被诛杀。然而民间始终觉得可疑。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